目前日期文章:200904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9年4月29日     星期三
 
        今天很早就睡了。头太痛。今天太早醒去和秀雯肥鱼做了“最后的聚首”。然后再去做工。超累。一回家就睡到不清不楚了。刚醒,所以来写写字。
 
        今天一回家就把给肥鱼的礼物撤下来,想说要改点什么才再度发表。我是个对自己写的文字有要求的人,而要送人的礼物我更是认真无比、十分要求。基于昨天心情不是很愉快,所以写的字可能会不理想,所以想说认真改改八。但睡醒后,决定一个字都不改了。毕竟那时我最真挚的感受,没有必要为了所谓的素质还是要求而改变。
 
        哈哈,英迪的一个开课,走了一堆人。肥鱼走了、转儿走了、俊源走了,还有很多很人都走了。结果我还在。还在还在。在你走了很久很久的以后,我还在。还在啊。去台湾没有什么不好,唯一的不好就是开课日期为什么在深秋。待所有人离开以后,我才要在有枫叶落下的日子,拎着大行李独自踏上遥远的梦土。我才是你们中行得最远的人啊,秀雯。如果我真的能完成我的梦想,我才是离你、离小彬、离肥鱼、离这里所有所有的一切最远最远的人。我要飘洋过海在另个岛生存。那里有我很怕的冬天、很热的夏天,和会让屋子摇摇晃晃的地震。也许我会在某个冬天独自躲在被窝里猛搓手。也许我会在某天地震发生时躲在桌子底下担心再也见不到你们。有很多很多的也许。很多很多的未知。但,也许我会从台湾带回我的梦寐以求。所以,纵使远行、飘洋过海,我也要去。不过不用太担心,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路,还有阳和咔陪我走。
 
        这一次让你们先离开了,希望下一次能是我先离开别人。
 
        嗯,在这样一个安静的夜晚里,我想和你说说话。好久了,我们都没有好好的说说话了。好久了,你都没有认真看看我的表情了。好久了,我都没有看见你了。我想跟你说的话用卡车一车一车载也许要载个黎明到黄昏八。你还记得我么?你还好么?在大家都离开的夜晚里,又让我再度想起你。我没事,只是有一点感伤、一点难过、一点不舍。距离真的是个杀手,将我从你世界里踹走,也许再让我死去、消失。所以说,我不想再见你。不想用现在的样子再见你。我不想看见那一份伤人的生疏、不想看见我们之间隔着的遥远距离。我要在能像你面对我一样的面对你时,才再出现。
 
        这几天,在想,消失的问题。去到台湾,手机号码就报废了。如果msn再换个户口,如果在大学毕业以前都不回来马来西亚,我是不是就能消失,然后重新开始?不知怎的,我一直一直都想重新开始,一直都想离开现在的自己,一直都想抹煞自己的过去,一直都想放弃自己的记忆。
 
        我是一个烦人的家伙,我知道。连我都嫌弃我自己。我很吵、我很烦,大概没有人真的受得了我八。连我自己都不爱我自己。连自己都不爱,要别人怎么珍惜?是吧。难怪我一直都不被珍惜。
 
 
 
 
 
 
 
我是谁?我不想知道。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 Apr 29 Wed 2009 02:34
  • 礼物

2009429      星期三

 

         这一次,我要把我的文字当成一份礼物,送给你。一份临别礼物。

 

        不是没有想过要送些什么给你,让你带去那深山野岭。只是左想右想,我不知道什么才是你会珍惜的、会喜欢的。小失败八,朋友那么久了,给你送份礼物都不知道该挑什么好。最后,我想就把我最珍惜的文字送你当礼物吧。就算你不喜欢,也不必懊恼要将之塞在哪个自己看不见的角落。我也不用下一次见到你时问:诶上次我送你的礼物呢?,然后就看见你疑惑的眼神,和我自己失望的表情。

 

        我和秀雯不一样。你不是第一个离开我去深造的好朋友。但不代表我的不舍会少一些。嗯,以后我就真的要自己一个人回家,自己一个人走那些你陪我走过的路了。虽然我已经习惯自己的感觉,但知道你真的不会出现后还是耐不住有种孤单的感觉。以前回家可能会无意撞见你,抑或不小心上到有你的巴士,然后一个人的回程就会变成两个人。所以说成长真的是个坏家伙,他总会带走一些我们在乎或习惯的东西。然,我们却不得不成长。

 

        曾经我失去过你。最后不知怎了又变回朋友了。也许和昔日的感觉有些不一样,不知是你变了还是我不一样了,但终究还是那种我们所谓的好朋友。放学一起回家、一起去玩、一起哈拉、一起msn到深夜,还有你还成为了那种接受我心情垃圾的人。我知道你不太会安慰人,我知道你不太会鼓励人,但还是很感谢你一直的在我难过时安慰我,在我神经时跟我哈拉一堆。现在想起来,很感谢命运没有让我那次永远的失去你。

 

        如今,你就要去离开继续深学了。很好啊,这是一件很棒很棒的事。读了大学,然后成为那种你想成为的人。不管你怎样看待你自己,我始终认为你是一个好人。也许你不是最完美的,但绝对是值得令人相信和珍惜的人。这次的离别,无法断定何年何月我们还会再相逢,何年何月还会再相见。但还是不得不离别。至少,我们都会相信我们还会再相聚,不管是五个星期后、一年后、还是五年后,我们一定还会再聚首。我可以这样相信,可以吧?

 

        我说过,不管多么的不舍,一切的一切终究得用离别来画上句点。我再多的不舍也留不住时间的脚步,我再多的难过也阻不了成长的催促。只希望我的担心会让上苍多眷顾你、我的祝福会让老天多照顾你。请你记得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请你记得在这半岛的最南端还有人在关心着你。

 

        假若,五年后再相见,你也一定不会再是现在这个你,而我也不会再是同一个我了。到时的我们,会是怎样的呢?

 

        不管在你的世界里是将我摆在哪一个位置,但在我的世界里你是一个无法转个头挥挥手就永远不再相见的人。你曾经陪我走过的路、曾经陪我淋过的雨、曾经陪我吹过的风、曾经听我说过的话、曾经陪我看过的戏,曾经陪我一起经历的一切的一切,都会变成我的回忆,就算很久很久以后的那个不一样的我也无法抹杀着所有的一切。谢谢你,我衷心的谢谢你。谢谢你所有的曾经。

 

        谢谢你,罗俊豪。

 

 

 

 

 

 

 

 

期待下次的相见。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09年4月26日      星期日
 
 

短暂的盛开      

 

 

一直都知道仙人掌是会开花的植物。但亲眼目睹时,还是掩盖不住我那惊叹的心情。

 

昨天,我家仙人掌开花了。那仙人掌我妈种了好多年,但都不曾见过她开花。这次却开了好大一朵。难得的盛开。很美的一朵花,又大又脫俗。那盛开的花长得很像莲花,就是那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我和我妈都惊奇着为什么看起來那么不温柔的仙人掌竟能开出如此温柔的花朵来。我拿起手机照了很多照片,把这难得的一幕化为永恒。我妈一边看着美丽的花,一边嚷着一定还要种更多的仙人掌,并盼望有一天能开满满院的仙人掌花。那花的美丽,连我家那四岁的弟弟都会欣赏,一直忙着在旁边摆着各种可爱俏皮的姿势,要我给他和花儿合照。

 

当我们还沉浸在昨天的喜悅和兴奋时,今早却发现那花谢了。好不容易盛开的花儿,却只开了一天就谢了。用尽全力,努力盛开,赢得周围的掌声和欢呼,最后在呼声最高的时候结束一切。这美丽多么的令人错愕和惋惜,还有尊敬。错愕她的短暂,惋惜她的美丽,尊敬她的不留恋。如果,我也拥有如此灿烂绚丽的一天,我想我也不会在乎时间的长短吧。纵使短暂,但那短暂的美丽却能永远留在他人的心中。也许,这才是真正的永恒。

 

人生如果能灿烂的活一天,也就无憾了。短暂却让人惊艳,总比平庸且冗长来的好。我家那仙人掌花用她短暂的盛开来证明了这个道理。

 

一个简单,但却有许多人不明白的道理。

 

 

 

 


 

 

 

嗯,这是我的文,我部落的忠实读者一定已经读过她了。我只是改一改,加了点叫思想的东西,然后投到《星洲日报》副刊的〈星云〉版去了。很幸运的,在2009年4月16日刊登在报上了。第一个告诉我的人是小彬。呵呵。这篇文对我而言是淡淡的绿茶——淡淡的茶香、淡淡的茶水。没有太多的心情或感觉。她不是最好的,但是最真实的。“短暂却让人惊艳,总比平庸且冗长来的好”。如果我的生命很长却没有最精彩的一天,那我愿意用所有的时间来换取一天的绚丽。就像美人鱼一样,用生命来换取短暂的爱情。爱过以后立即化为泡沫消失,但已无憾了。也许不能延续那短暂的美丽是种缺陷,但人生总不能太圆满,否则太像小说、电影、电视剧了。美丽的大团圆结局是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不是人生会有的。

 

很开心我的文章能刊在报纸上。对我而言是种鼓励。从加入文创到现在也一年多,在这一年多里写了不少的文。总觉得所有一切的文字都是我的喃喃自语,对别人而言或许只是些没有意义的话。但还是禁不住要写,一直写一直写。毕竟我写并不是为了让别人读,但我真得很感谢所有读我部落的人,谢谢你们一路陪我成长。那些喃喃自语并非无病呻吟,句句都是我的肺腑和心情。当你们的在阅读我那一串串的的文字时,我就会觉得有人在陪我成长、在陪我经历。所以,衷心衷心的感谢你们。

 

最近很多人称赞我。称赞我的文字,肯定我的文字。说真的,我有点不知所措,因为我似乎没有他们说得那么好。但无疑的,我很开心。垂华说我对文字有我的信念。但我不明白他所说的信念是什么,我只知道我只是很单纯的、很纯粹的喜欢写、喜欢文字。我期望我能一直写下去,不管是喃喃自语,还是胡言乱语,抑或自言自语,我都希望我能一直一直写下去。我期望在我的生命迈入不同阶段时我的文字也会换上新的面目。希望我的文字能像霓虹灯一样,转呀转颜色换呀换,色彩缤纷的。这些五颜六色的文字也能在我离开后,为我在这所谓的世界留下足迹,证明我曾经存在过。如果一百年后这个世界没有毁灭,是否会有人再度光临我的城堡给我留言呢?嗯,突然有个奇想:会不会一百年后我会以客人的身份来到这城堡读着我上一世的故事呢?

 

哈哈。这个突发奇想很美。我姑且相信这是会发生的八。所以说在我生命结束之时便是酝酿着实现这美丽奇想的时候,那所谓的死亡也不再显得那么冰冷可怕了。哈哈,我真是个胡思乱想的天才呀。

 

最后,感谢垂华在陋室为《短暂的盛开》写的字。

 

 

 

 

 

 

 

 

 

 

 

下一世的你会不会和这一世一样——再度错过我的故事?

 

 

 

 

 

 

一个简单,但却有许多人不明白的道理。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pr 25 Sat 2009 11:50
  • 九月

2009年4月25日    星期六
 
        星期四教完課,垂華來載我和毛妹去華美午餐喝茶。去了久違的華美,可是沒遇見久違的小老闆。吃了一頓飯,講了一個小時多的話,喝了一杯茶,笑了不是多少次。四點就去CS見約好了的Jeffrey。然後繼續口沫橫飛、嘰嘰喳喳的胡言亂語。我和Jeff扯得愉快,毛妹和垂華笑得東歪西倒。回之前去久違的大衆逛逛。我想,我真得很久沒有去了,進了好多新書。等發薪我就去買本來紀念當藥材公主第一次得到的酬勞吧。繞一繞,隨手拿起我愛的蔡智恆的《迴眸》,發現了段超超棒的詩:
 
 
那一天
閉目在經殿的香霧中
木然聽見
你誦經的真言
 
那一月
我轉動所有的轉經筒
不為超度
只為觸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我磕長頭匍匐在山路
不為覲見
只為貼着你的溫暖
 
那一世
我轉山轉水轉佛塔呀
不為修來世
只為在途中與你相遇
 
                                                       ——倉央嘉措
 
 
        很好吧?看了心裏感動的想哭。“不為修來世,只為在途中與你相遇”。多麽有勇氣和毅力。如果,有來世,我希望不要再遇見你。我沒有那勇氣去祈求來世與你再相遇,就如同現在的我沒有勇氣去切斷和你的聯係一樣。然,這個世界有個很好的調劑者——時間。時間會帶走一切。有人說時間流逝並不會帶走回憶。是啊,留在我們心中的回憶是帶不走,因爲心是最大最大的保險箱,除非你自願從裏面拿出東西來,否則誰也帶不走搶不掉。但時間會帶走感情。這是我相信的。隨著時間的流失,回憶裏的感情會消失。就像放在咖啡裏的方糖,就算咖啡冷了,方塘還是會隨著時間而逐漸溶解,最後消失在咖啡裏頭。待以後的以後再度憶起那些回憶時,我就會像在喝冷了且方糖已溶解的咖啡一樣——縱使冷了還是會覺得甜。對你的感情會已消失的看不見了,但有你的畫面依然會讓我感到窩心。
 
       突然,我很想唱歌。很多話我不能說,所以很想唱出來,大聲大聲唱出來。突然,我很想半夜去電影院看感動的令人流淚的電影,因爲有些眼淚我不能光明正大的流,所以想躲在那黑暗的空間裏,痛快的哭一場。
 
       離開,對我而言象徵結束。但我給我自己一個緩刑的機會,而刑期結束的時間是九月。待我離開的時候,就是結束的開始。
 
 
 
 
 
 
 
 
 
九月,是不是個0有楓葉落下的月份?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09年4月22日    星期三
 
        我很多很多话想说,很多很多文字想吐出,但总是找不到时间静静的写,所以一直搁着。直到现在,我受不了了,纵使觉得很疲惫,我也要来吐吐文字。
 
        我一直一直很努力的保持快乐。我很害怕我一忧伤起来就会没完没了。只要开始发觉不快乐正侵蚀我,我就会很快速的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忽视那让我忧伤的事。是忽略,而不是忘记。这样很不健康我知道。就像吃药一样,只是把病毒暂时压下不让它发病,狠狠地将它压在最深处,暂时的让自己康复。那被压下的病毒并没有消失,只是暂时被遗忘。这样的病毒越积越多,越积越多,总有天会爆发。伺机爆发,然后,也许会一发不可收拾。也许会让你永远的倒下。我知道这一切,我知道那后遗症,但我别无选择,我只能将眼前的自己顾好。
 
       我的忧伤是病。我的忧郁是长在骨子里的。我的悲情似乎是与身俱来,想摆脱却一直被缠着。我也曾经乐观开朗过啊,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我很想问,但却没有人能给我个答案。
 
       今天工作吃饭休息时,我突然发现我能够很自在的一个人吃饭了。以前我很讨厌自己一个人用餐,每次不管在什么情况下被迫自己用餐我都会有泪在眼眶里打滚。但今天我突然发现我已经习惯了。习惯了。垂华说,习惯的力量很可怕。是八,我也觉得。习惯总是悄悄地侵入你的世界,在你不知觉的情况下改变你,最后就等你慢慢发现那改变。待你发现时,却已成为了你生活的一部分,要改变都很困难,至少短时间内你甩不了了。我有很多习惯。我习惯在拿到搭巴士时看看自己是否有拿到21号的车票;我习惯在睡醒时看看手机是否有我在等的讯息;我习惯在听歌时将音量调至你曾帮我设定的大小;我习惯吃饭时将全部番茄吃掉;我习惯听同样的歌;我习惯睡觉一定要盖被不管天气多热;我习惯每天想起一样的事。我习惯因为你养成很多不一样的习惯。最新的习惯是:习惯你不在的日子。
 
       今天用餐时,除了发现我习惯一个人吃饭以外,我还发现我好久好久没有看见你了。真的好久。而我知道这个“好久”还要维持很长的一段时间。太久没有看见你了,你的样子都开始模糊了。是八,模糊了,因为时间太长了,亦可能是因为我的泪将你的样子晕开了。其实我很想看见你。很想很想。我很想念念书时的日子,我想念以前看见你的场景和角度。我很想念从四楼俯视你在一楼的身影的日子。我很想念在食堂内发现你背影的时光。我很久没有看见你的背影了。以前总觉得不管时间如何的流逝,你的背影我始终能一眼认出。但,现在相信这个说法的勇气和信心我已失去。你真的要退出我的世界,变成所谓的回忆了。
 
       当属于你的画面都变成回忆以后,对你的感情是否也会变成历史?我不知道。你是过去和现在,但不是未来。未来会变成现在,现在会变成过去。我期待我那没有你的未来变成现在,有你的现在会变成过去。而有你的过去会被我遗忘在世界的角落,最后被我忘了。我不是狠心要将你舍弃,而是没有你的我应该会比较轻盈、快乐。你给不了我幸福,所以我只好把你丢弃。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真的变成了公主。我看见我自己站在楼梯的一端。那楼梯就像童话中城堡里的楼梯一样,又长又宽又高。而我的王子给我送来了一箱子的书。不是鲜花、不是珠宝,是一箱书。我看见我笑得很乐。我看不见给我送书来的王子的长相。我只看见了他的背影。
 
       那背影。不是你的。
 
 
 
 
 
 
 
 
我等着那给我送书的王子将幸福送来。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Apr 19 Sun 2009 02:21
  • 七天

2009年4月19日     星期日
 
        我回来了。我从吉打回来了。
 
        上个星期六得知阿公过世的消息后,隔天处理好所有的事情后,全家人就动身回到吉打去了。很远很远的路程,最后终于到达了大伯家。时间是凌晨三点钟左右。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我第三次参加丧礼。当我看见我公公时,他已经躺在棺材里,跟我印象中记得的阿公有点不一样了。冲了个凉,换上孝服,左肩上扣上麻和蓝布,左手腕绑上白布:阿公,我来送你最后一程了。
 
        连续五天的丧礼我们都作了法事。念经、打斋、折元宝、烧香,就这样过了好几天。在出殡前的那晚,进行了我们潮州人传统的丧礼仪式。很隆重很隆重。我的阿公很好福气,子孙满堂。送他最后一程的孝子,儿子媳妇女儿女婿内外曾孙加起来差不多快五十人。整场丧礼我都没掉下一滴泪。跟阿公不亲是其中一个因素,除此我也觉得阿公已经八十四岁高龄了,也算很好福气了,我们应该好好的送他最后一程。
 
        这一次也是我长大后第一次回林家。所有的成员几乎都到齐了。人多到不行。堂哥堂姐堂弟堂妹表哥表姐表弟表妹,我还有两个侄女一个侄儿和两个外甥了。但我没有也无法融入他们。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有些事不勉强。再说我是骨子里害羞的人,不喜欢和不熟的人聊天,尤其没有话题的人我更不行。第一次看到好多亲戚,以前见过但印象模糊的也一次过记起来了。然,我发现我不习惯吉打的天气和生活环境,也不习惯待在一群陌生但以血缘来说是浓的化不开的所谓的亲戚中。所以,当元宝折完后,所有东西做完后,我就与文字为伍。写写小组课程、SMS、写写字、看看书、看看报纸,怡然自得。整整一个星期没有讲到什么话。老实说,真的有点难受。所以我狂嚷着要回来,哈。
 
        这一次的吉打之行虽然很苦闷,但也送了阿公最后一程,很值得了。阿公出殡后爸爸还带我去看他小时候长大的地方、小时候他当“老大”的地方、小时候他冲凉的那条河、沿路看了很多树、很多河、晃了几条老街。城市小孩入乡,什么都觉得好奇。有机会真希望能认真的走走这些地方,而不是走马看花。
 
       我只想说,我回来了。在离开的七天里,我发现了谁才是真正把我放在心里关心的人。会不时的关心我和我说说话,安抚我烦躁的心情。谢谢你们。你们是该放进心里的人,我知道也会记得。离开的七天,我成长了很多。看清了很多人,认清了很多事,明白了很多道理。在吉打的我度日如年,七天就犹如七年那样漫长,长的知识也超过了七天该得到的分量。认清些什么,我想是成长中很重要的事。  
 
       最后我想说:一切的一切,终究得用分离来画上句点。就算我多么多么的不舍,也只能接受。今天在回家的路上偷偷哭了快一个小时吧。幸好夜色够暗,车上的其他人都没发现我的泪。没事的。哭一哭就会好起来,就像雨下一下就会出现晴天一样。我一向来都很坚强,不是吗?
 
       还有好多好多话想说,但就暂且写到这里,下次再续。累了。
 
 
 
 
 
 
 
 
距离*时间=思念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2009年4月11日    星期六

        最近对于你有很多的感想,很多很多。多的是感想,少的是感受和感动。一直试着不把这些感受写出来,因为不想正视它们,不想让它们变成事实。

        开始渐渐觉得你离我越来越远了,纵使你还没有离开。不想像别人问我一样问你:以后还会不会一样。因为我知道你会回答什么。你的答案会是很中肯很正确的,但那不会是我想听到的。我知道你不会给承诺。这也很好,因为我很重视承诺。我不是对谁的承诺都会在意,但总有人是例外。有些人随便的一句话,我都会很在乎。你说明天,我就等明天。有时候你却忘了你给我的那些明天。所以我害怕你的承诺支票兑现的日期是五年后,我害怕五年后跳票的那一刻。

        一直试着不去想这些,也一直试着不让自己写出这些感觉,以为总会忘掉。就像出门带个水罐,一不留心就会忘了带回家一样,总是希望把这些感受忘在哪儿。然,却没有成功过。一直把这些埋在心中的那个角落,压抑着不去思考不去想,我以为我就会没事。这两天工作都出了小错,一有空档就发呆,心神不宁,心情总是漂亮不起来,不爱笑。我都管不住自己了。很久没有找个谁来说说这些事了,连我自己都觉得惊讶。找不到个谁啊。日子越近了,我反而似乎越正常越不去谈,想想都觉得害怕。

        你说过,就算我们失联十年后我打电话给你说我要死了,你也会理我的。你还记得么?

        有些人死了,但他却还活着;有些人活着,但他却已死了。

 

 

 

 

你还在,但对我而言已离开。是不是这样?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9年4月9日     星期四
 
        首先,我要跟腮 say hi,哈哈。谢谢看我的部落阿。我是李清照加林黛玉,走悲情路线的,哈哈。不用担心,我没事。=)
 
        今天是美丽的星期四。以前一个星期中最喜欢的日子是星期日,但不知从几时开始就变成星期四了。今天还收了笔记,不懂是不是因为我说不齐的还是没有带的可以拜六交,结果只收到6本。小小失望,哈哈。翻一翻,我发现我很变态咯。我才教了七堂课,结果他们的笔记(实验报告簿)已经用超过半本了。看了蛮有成就感的,目前这六本也算完整,很开心。但愿你们都有吸收、内化,然后成长。我啊,对你们充满希望呢。希望你们加油。
 
        我真的爱你们啊。哈哈。
 
        今天毛妹没有上下午课,所以她一放学我们就一起吃了午餐。然后就在图书馆耗了一个小时多。毛妹帮我借了三本书,哈哈,很开心。我发现宽中的图书馆很好。虽然没有很多我想看的书,可是我就是喜欢在图书馆的感觉。然,不是穿校服待在图书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刚和肥鱼突然在回忆高三。最奇怪的回忆大概就是有次我们一起迟到的回忆吧。连迟到都可以在巴士上遇到,真的是受不了。我还记得我上车后坐在前面,结果讯息来了:转过来看后面下。==。这个就是转去后面后的表情。然后下小雨然后走畹香楼经过实验室和大食堂回宽友楼。宽友楼的设计就是要来报复迟到的人的咯,因为一上楼很多班都会看到。唉,迟到、sms、借书、讲话、睡觉、抄功课,我的高三哈哈,很多回忆呢。虽然全部乍看之下有些不堂不正,不过没有关系,回忆就是回忆,没有所谓的触不触校规。
 
        今天发现黑眼圈很深,唉。快点发薪水,我要花钱。
 
 
 
 
 
 
 
 
只听见声音,我都会无措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pr 08 Wed 2009 00:10
  • 勇气

2009年4月7日     星期二
 
        现在是国际时间二十三点十分,还没有到我入眠的时间。不想看戏,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所以来写写字。
 
        刚看了msn的list,滚轴上下滚了滚,却找不到可以聊天的人。最近的我脾气很坏,所以也不想随便和人说话。现在真感无奈,为什么恰吉身处的澳洲时间会比我们快两个小时半。所以说,朋友不用多,真正的好朋友一两个就已足矣。有时会想:如果可以去澳洲就好了,虽然我想去的是台湾。我应该只是太想念恰吉而已八。要顺顺利利找个人说说话都很难,毕竟话不投机半句多,宁可闷死也不想被气死。
 
        毕业的日子感觉上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四月了。我已经毕业差不多半年了吧。有礼的高中生涯也只剩下一年又八个月。他刚还告诉我时间过的好快。是啊,我附和道。是啊,时间脚底抹了油,“咻”的一声溜得好快好快。但,很矛盾的我同时又觉得他走得好慢,因为我还在这里,我还在马来西亚,我还坐在家中的电脑前,叽叽喳喳的说着这一切。也许不是时间溜得太慢,是我停顿不前。我整个人生正处于停滞点,比起不读书的高中三年还要更“停顿”。有时眼睛一张开,会疑惑为什么我要醒来、会不知道为什么我还要继续呼吸。太多的未知在前方,而我也只能继续前进。就像只身走入了个很深很深的隧道,里面一点光都没有,我只能摸着墙壁往前走。只能往前走,就算完全看不清前方的路,也只能往前走,因为身后的路也同样的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也就是说我没有退路。这就是我对生命的感悟。也许只要坚持下去,我有天会看见珍贵的阳光吧。
 
        很想看电影看到哭、很想唱歌唱到哭、很想喝茶聊天聊到哑、很想不睡觉看戏看到天亮、很想和你一起等待日出升起、很想喝麦当劳的coke喝到撑、很想疯狂的拍照、很想疯狂的吃东西不会肥、很想拚命瘦但健康良好、很想搭一辆永远都不会到目的地的巴士、很想有一堆的灵感然后写出很好的文章、很想拥有看得见未来的水晶球看看临死前的我会在哪里,很想很想——能什么都不想、能谁都不是。
 
        我讨厌不告而别,你知道吗?很讨厌很讨厌。但你却常常自己消失不见。是要我开始习惯对吧?如果我有幸飞台,也来个不告而别好了。也许可以再加个失去联络吧,然后五年后再突然出现。到时一切就会不一样了,我就不会再是我,你也不会再是那个你。但我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决心,毕竟我是很懦弱的人。懦弱得连我都看轻自己。
 
        有时会有股冲动想把及肩的头发剪掉,但总是缺了点勇气。对你也一样。
 
 
 
 
 
 
 
 
 
 
 
想有把剪刀,把有你的画面统统剪掉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2009年4月6日      星期一
 
        今天是工作的第八天了。很习惯,老板超好。有个客人要求老板今天帮忙煮碗八珍,结果老板一次过煮了三人份——一份客人的、一份他太太的,然后一份我的。前天还帮我把了脉,发现我胃不好,然后就请我吃药,还给我打包一份晚上回家吃。这几天就一直问我还会不会晕、饿不饿。明确来说,这是我第二份工作。我第一份工作的老板是响当当的大人物,但人却冷漠到不行和员工有阶级观,来店里时甚至不会看我们一眼。第二份工作的老板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却温暖到不行。所以说,大人物不如老百姓来的理解人是该怎样“为”的。
 
        现在心情有点低落。最近《那本书》上了报纸。邦尼先生写了写、垂华也写了写。又是老调重弹,无非就是宽中文学风气低迷、宽中物资人广财力雄厚文学应该很好培养之类的。但很感动的是,杨邦尼先生此次的文透露的是浓浓的关怀之情。身为第一期《那本书》的总监的我,怎么会不理解宽中文学事业是怎么个萧条法。从筹备、策划、洽谈、征稿、筛稿、排版、查版、送版,到最后的发行,我没有缺席其中任何的一环。稿如何的难征、在一叠叠的稿件中寻找所谓的“文学”作品是多么的难,我怎么会不知道?
 
        但,你知道吗?
 
        你不知道。你只知道宽中是文学沙漠、宽中百年才出的第一本文集素质多么的勉强、宽中应该为没有文学气息而感到惭愧。那你知道宽中创校百年迄今培养了多少位医生、多少位工程师、多少位银行家、多少位专业人士吗?抑或你知道宽中在学术成绩上多么亮眼而又为了这亮眼的成果付出了多少辛劳吗?还是你知道宽中的体育校队是多么的强劲、多么的让人骄傲而为此又付出多少汗水和青春吗?最后你知道宽中增设分校了吗?你知道宽中为传承华教付出了多少心力吗?嗯,看起来,以上的你都不知道。也许你知道,但却故意忽视它。你只知道宽中的文学是片荒芜,你只会为宽中这唯一的弱项哀吊,却不为其他的丰硕成果鼓掌。
 
        我想说,人无完美,同样的,学校也是,就连名震世人的哈佛也不是间完美的学校,何况是这努力在华人社会继续自强、生存的宽柔中学。也许是树大招风,宽中才会遭到如此的社会及言论压力。尚若不是树大招风,那为何不见其他的学校被指名道姓的质问为何学术成绩不突出?为何体育校队永远入不了三甲?也不见得其他学校被质疑人文文学为何如此荒芜。说到底,只是因为宽中是全国最大型的华文独中。但,就算是全国师生最多的学校,终究也只是学校而已。
 
        《那本书》出版至今,听过最多的外界评语也只不过是“宽中财力资力雄厚,应该可以做得更好才对”。是啊,我知道我手下的《那本书》还能更好。我也知道学校的文学风气还能更好,同学的作品素质还能更好。但你知道吗?我觉得你们也还能更好——还能更加的中肯、友善和客观。
 
        最后,我只想说,请对自己不了解的事闭嘴。祸从口出,明白吧?还有,我不屑所谓的规定还是标准。请你把你那世俗、令人作呕的眼睛从《那本书》上移开。抹煞我们的努力,我想我没有必要对你尊敬。
 
        今天有个很危险的想法——想放下手中的笔,不再踏入所谓的文人世界。我想,或许我根本没有资格也没有条件踏入吧。也好,那里并不是我想象得那么单纯与快乐。忽然觉得,拿笔伤人比那刀伤人还让人心寒。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Apr 04 Sat 2009 02:10
  • 47.3%

2009年4月4日      星期六
 
        四月四日,对我而言是有那么一点点小关系的日子。恩,我是一个早产儿。七个多月就迫不及待的从妈妈的肚子里跑出来看世界了。四月四号就是我妈妈本来的预产期,也就是说,本来我的生日。结果除二——变成二月二号了。看来我很喜欢数字重复的日子。二月二号。四月四号。而且都爱好双数。也许是害怕孤独八,哈哈。
 
        昨天又是忙碌的一天。站到我萝卜很酸、膝盖很痛。而且也没有吃午餐,因为晕到不觉得饿。还以为老板今天要去扫墓,就可以放假休息一天回学校看小瓜们的,但老板临时不回了,然后小瓜们也没有上课。这个工做了五天,虽然还是不熟悉东西摆放的位置,但总觉得像做了五个星期那么久。渐渐习惯了。
 
        这两天心情很不好。你一直在惹我只是你不知道,所以我只好自己生闷气去睡觉。越来越觉得我们处不来。是我的问题吧,我太敏感太小气太多心太无聊。越来越不想容忍你,这是即将结束的先兆吗?我想,我应该是倦了。气自己卑微、气自己没用、气自己没自尊心,渐渐的总觉得你就是我软弱的证明。八爪一直跟我说这是误会,你只是假象,你不是个谁,只是我在汪洋中抓到的浮木,只是不知觉、自然而然地抓着的浮木,不是真心认真的。我总是否认,因为不是真心的怎么那么难过。也许事隔几年,回头望回,我会同意八爪的话呢?谁晓得。他总是比我知道的还了解我。旁观者清,而我是局内人。总之,认识八爪是老天的恩赐。有时像盏明灯给我指路、有时像个垃圾循环站——把我的坏心情循环在变成好的还我、有时却让我哭笑不得。有个这样的朋友,算是人生中其中一件值得觉得珍贵和幸福的事吧。
 
        很多人一直在问我会不会去台湾读书。哈哈。我想去。只是还在静候佳音。如果不去台湾,我真得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这两天我又发作了。连续两天都一杯红酒,哈哈。小酌怡情嘛。忘了炫耀下。嗯,某一晚我和我弟被我爸叫醒邀我们下楼喝他带回来的一支酒。据说一小杯(真的很小)在pub要四十块咯。拿出三个高脚杯,倒了倒,加冰。看一下瓶子的酒精浓度数据——47.3%。==。傻眼。望一望杯,那个酒精是看得见的咯。最后我和我弟都喝一杯下去,然后,我没有醉。娃哈哈。厉害吧?而且还一度睡不下,因为心跳变快咯。然后我发现,酒后乱性是假的,因为酒后只会更清醒。
 
        在那杯47.3%后,我觉得我的人生突破了。哈哈。来个谁,找一天,喝一喝。哈哈。我的偶像是小S勒。但我不是酒婆。
 
 
 
 
 
 
 
 
 
 
失望,对你。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2009年1月4日    星期三
 
        今天是愚人节。我对自己开了一个玩笑。我用报复自己的方式来寻求一个答案。然,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得到任何答案。
 
        今天我很厉害。我散秤了一公斤莲子、一公斤黑木耳、两公斤白木耳、三公斤枸杞、一公斤海马子(好像是这个名)、两公斤蜜饯,还配了八帖八珍。间中还帮医师装了几包药、收了很多钱、标了很多价钱标签、扫了个地、记录了今天的病人名单,还结算了今天的业绩。以上的东西都在六个小时半里做好。我要说的是,我今天很忙。我没有让自己休息。到六点半了,我还问医师“还有什么要秤的吗?”“六点多了,你还要做哦?”是的,我还要继续工作。我不想闲下来。害我回家时膝盖超酸的,真是没有用咯我的膝盖。
 
        虽然我不见你、不去想你、不听你说话,但我却一直在听你爱听的歌。那是我唯一对自己的妥协。
 
        最近我瘦了。不懂身为我的朋友的你们有没有发现。我妈一直在担心我是不是病了,为什么突然瘦那么多。哈哈,可是瘦了很好啊。虽然我自己也有害怕下,不过想想,我身强体壮,应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只是,喉咙似乎要发炎了。很严重的那种发炎。不过我一直喝凉的所以应该没事。哈哈。嘴巴的奥色也害我生不如死。不过也要好了。恩,如果我真的病了,到时再通知大家来探我好了。哈哈。其实今天愚人节,我有想过欺骗人家我入院的。不过担心有人会信以为真冲去医院,不想玩太过分,所以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嗯,我才发现,我真的是卑微的人。所以,请以后不要轻易不理我。
 
 
 
 
 

 

这个是第78期《宽中人》的专题封面。我拍了下来然后作了点效果。超爱这张图。
“樂”,我需要。
 
 
 
 
 
 
 
 
 
 
如果我消失了,会怎样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