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ug 29 Sat 2009 03:05
2009年8月29日      星期六
 
        到了。近在眼前。
 
        之前我说得我释怀了、我放下了,当这一刻,我才明白那只是自欺欺人。我没有。知道吗?这一次离开我没有舍不得其他的谁或舍不得什么,我只舍不得一个你。虽然我知道就算没有我你也会好好的,可是我就是没有办法收回我那没用的担心和舍不得。
 
        我不知道我是舍不得你,还是舍不得我那两年的心情。终于,要放下了。
 
        我哭得快瞎了。没有办法让泪水不落下。原来我还是会为你哭,我的眼泪只能为你毫不犹豫的落下。你到底是会魔法还是怎样?还是我得罪了哪个巫婆而被施了咒呢?但这一次,我放过我自己。我让自己尽情的哭。为你,以及两年的时光。希望是最后一次。
 
        我舍不得。舍不得舍不得。
 
        请好好照顾自己。不然我会哭。真的会。
 
 
 
 
 
 
 
 
我走了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2009年8月28日     星期五
 
        只剩两天了。我一直都在倒数。在今天之前我没有任何感觉。但就在刚刚,我有偷偷的在心底呢喃一句:希望时间能放慢脚步。
 
        我的行李终于收好了(尚有几件还未干的衣还没放进行李而已),我的房间顿时整齐起来了。在我行李收好的那一刻,不知是我多心还是我太细心,在房里看我收拾行李的妈妈似乎偷偷的难过。我不知我爸妈有没有在舍不得我,但我有一点点舍不得他们,哈哈。昨天妈妈煮了我想吃很久的擂茶,也算是特地为我而煮的。晚餐时我吃了好大一碗,同桌共享的有夏草、美慧和垂华(垂华是被我逼的结果吃得一脸痛苦咯)。而刚刚下楼拿衣服去浸时又在吃了一大碗,算是对我妈妈特地为我而煮的擂茶献上最高敬意。
 
        下一次吃妈妈的擂茶不知会是什么时候了。
 
        谢谢夏草为了我的信息哭了半个小时。哈哈。虽然你会很丢脸,可是我还是想写出来,因为我还蛮感动的。其实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和所有的朋友道别。我希望你们对我会怀着那么一点的不舍,那样会让我知道原来我在你们心中是有那么一点分量,会让我感觉有那么一点的存在感。虽然看起来像小孩在哭在闹在耍无聊,但我就是那么幼稚。一向来我都不会在乎到底有没有被别人放在心中这事的,但也许是离别有那么一点的魔法,让我神志不清、迷迷蒙蒙了。
 
        其实呢,我只是想知道对于我的离开,你会有怎样的感受而已。没有感觉?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舍?但同时我亦很害怕听见你的答案。害怕听见令我失望的答案。
 
        离开有你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呢?我很快就会知道了。
 
        我不要爸爸来送机。虽然妈妈一直念,但我还是坚持不要。龙应台说过所谓的父母就是会一直目送孩子离去的背影,但我觉得让爸爸一个人看着我离开的背影还是太残忍了。我不是个好女儿,但疼惜父母的心还有那么一点点。所以,就等我回来吧。我是能够一个人拎着行李离开的女儿,我是能够好好照顾自己的女儿,所以请放心吧。请在家等我归来。
 
 
 
 
 
 
 
 
后来的我们,会怎么样呢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 Aug 25 Tue 2009 02:39
  • 开始

2009年8月25日     星期二
 
        本来想直接去睡的了,但总觉得应该写些什么。
 
        昨天,和仪恒吃了顿饭。怎么说呢,我想就算十年后我们才再相聚,也能这么天南地北的聊天吧。我们都要开始走自己的路了,我们都会很好的,我相信。请好好照顾自己哦,桶桶社长。
 
        后来我和阳给夏草买了个皮包。然后不知怎么,好想亲眼看看夏草收到后的表情,就这样就算要独自坐很久坐很远的巴士回家,我也甘愿。我知道,假设不那么冲动一点点、不那么任性一点点,我下次再见他就是很久很久的以后了。认识夏草的日子不算长,就那么一年半再多一点点,说不上是知心朋友,但就比其他人多那么一点点的亲切和珍惜。我知道,刚那短短的十几分钟就是我们最后的聚首了。下次再见,我们都会比现在的自己更好一点、更成熟一点。我们一定会再见的,夏草。我期待,也等待。
 
        我开始有一点点觉得舍不得了。就那么一点点。
 
        过后阳的爸爸就把我和她载回她家了。我开始我遥远的回程。其实我很享受晚上一个人搭巴士的时光,也习惯了。不知我是勇敢还是粗神经,在黑黑的夜幕中独自一人乘坐巴士我一点都不害怕。巴士静静的往我该去的地方前进。我知道我即将到哪儿去,我知道我一定会抵达。所以不害怕。是吧?我说我是很独立很勇敢的人。就算自己一个人,我也会往该去的地方走去。我能够独自面对所有的环境和难题。我知道我可以。
 
        我知道今天让我独自搭巴士回家是种安排。我知道有些事情我该明白了。
 
        过去就像电影般一幕幕播放。我像看了场电影一样,主角是自己。我想,经历的够多了,也没有什么该在耿耿于怀的。过去就是过了,该放下了也没有什么该遗憾的。你没有亏欠我什么,对不起我的是我自己。我像走进回忆长廊里,以第三者的身份重新经历了那些过去。现在的自己看着过去的自己和那些曾经,让我深深的明了我并不愚蠢,我并非一无所有。只是,时间到啦,我该站起身来,离开这些过去、离开这些执著、离开这些放不下。我知道回忆是我的、过去是我的、曾经是我的,谁也偷不走、也抢不了。
 
        这一次,我听见了。很清楚。
 
        时间到了。
 
        不能要你答应我你会好好的。但我真心希望你会。
 
        我的行李箱不再是空的了。但心却开始空了起来。我真的要走了,带着沉沉的行李箱,轻轻的心,然后开始新的生活、开始新的曾经。
 
 
 
 
 
 
 
 
再见了。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 Aug 23 Sun 2009 03:02
  • 青春

2009年8月23日      星期日

        今天是我赴台以前的最后一个星期天。下一个星期天,我就会在宝岛了。我就会和这里距离很远很远了。实际上多遥远我不知道,至少用肉眼是看不见的,然后想回家是不能回的。所谓的很远很远,大概就是那样的距离。

        很多人都会问我:行李收好了吗。答案是还没有。我的行李箱还是空的。我很懒得去收拾、去整理。我不是懒得收拾衣服,我只是还不想去整理我的心情。整理衣服是很简单的事,但离开的心情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理好的。我必须认清什么该带走,什么该留下,纵使我很早就明白我该丢下的是什么,但我真的还是需要时间去好好想一想。也许我是个头脑很清楚、很了解自己的女生,但还是会在一些人一些事前犹犹豫豫、徘徘徊徊的。就像看上了很名贵的项链或很昂贵的鞋子般,明知道不可能也不会买下,但总是无法立刻掉头就离开、无法马上就移开视线。总想说多看一眼也无妨。殊不知多看一眼不舍就会多一分、得不到的难过就会多一寸。

        也许我们都是因为年少单纯吧,总是在用时间证明自己的真心。一年、两年、三年就这样过去了。不知是时间的脚步放得太轻,还是我们太专心所以忘了时间的存在。但这就是所谓的青春吧。待五年、十年后的某个午后,说起年少时的自己,会很骄傲的告诉身边的同伴自己曾经是多么的一心一意、是多么的痴心绝对。假若青春时不奢侈的将时间花掉,那长大后的我们更不可能再有机会、有勇气痴痴的等待一个背影了。

        所以,我想说:阳,不要质疑七年以来到底在干什么;恰,不要后悔那三年,因为那是曾经青春的证明。

        所有的东西都有个保存期限。我没有七年、也没有三年,我的只有两年。只有短短的两年,不禁会觉得自己怎么那么差劲。但一个好累的两年,应该是时候卸下好好的伸伸懒腰深呼吸了。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真正的感到不舍。除了上星期四坐在小彬彬旁边唱歌时有那么几分钟很感慨以外,到目前为止都很平静。我只觉得时间到了,我只是在做应该做的事。就像时间到了,该到巴士站去坐上巴士到下一站去了那般。时间到了,我的人生该前进了。时间到了,我该开始新生活了。

        希望随着时间的逼近我会开始舍不得。因为面对分离、感到舍不得也是我生命该有的事。

        如果觉得舍不得我的话,请大声的告诉我吧。我想知道。很想。

 

 

 

 

会不会舍不得。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 Aug 16 Sun 2009 15:22
  • 庆幸

2009年8月16日     星期日
 
        在家的一天,非常沉闷。本来说好要去药店做工的,可是早上起床不舒服,就拨了电话给老板请假。老板很好,叫我要回去拿药,不然就会一直虚弱下去了。有这个老板真好。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生病勒?话说都是刘宝牛传染给我的。
 
        不过没事,我会好的。
 
        心情不佳。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事我永远帮不上忙。有些人我永远照顾不了。我就快飞了,我还有14天。我希望你能快快乐乐的。你是一个超级大好人。知道你难过我帮不上忙,知道你沮丧我帮不上忙,知道你累了我也帮不上忙。我什么都做不了。我这所谓的好朋友只能做到这样了。我只能看着你伤心,然后什么都帮不上。很没用哦。当我们越来越长大时,能为朋友做得就越来越少了。这是我说过的话。我知道也明白,可是我希望至少你能是个例外。你不是我的朋友,是比朋友还重要还珍贵的人。
 
        每一次只要想到对于你,我什么都帮不上,我就会哭。除了哭,我也不知道能怎样。写一写部落,哭一哭,我就会好一点。你呢?还是一样。我还是一样不能帮上什么。
 
        有很多事即将被我留在这里,我即将远远离开这里。远远的。有时候很想快快乐乐的写一写字,但不知怎么我的字总会蒙上淡淡地灰。太快乐,也许就不是我了吧?节茹叫我不要再写部落了,每当看见我的文字时她都会不舍得。我想说,我没事,我需要的只是个出口。当我停止写字时,我想,我的人生应该也是停滞了吧。所以,应该庆幸我还在写,纵使文字不是那么的快乐;应该庆幸我还能写,纵使看起来我像朵快枯竭的花。是应该庆幸的,证明我对生命生活还有感觉,对人生还有期盼。
 
        有人曾经说过要来见证我飞向我的梦想,要陪我走到梦想的入口处,我不敢期望会成真。因为你不记得的事太多了。
 
        突然下起倾盆大雨。正如我的世界一样。
 
 
 
 
 
 
 
 
 
because of you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2009年8月15日      星期六
 
        昨天是学校校庆,很欣慰,旭日的四面板终究是安安稳稳的立在那儿展示了。要说多出色,那没有。中规中矩,该有的都有了。在我心目中,其实是好得不得了,给你们100分都嫌少。小鬼们,你们超棒。我喜欢你们。我只能陪你们到这了。未来的路很长,你们要好好学习。毛姐要开始走自己的路了。我们以后再见。
 
        《那本书》2也出版了。不完美。但我尽力了。一样的,我只能陪你们到这里。我能做得也只有这些。我推动不了宽中文学风,我无法给你们一本真正的文学作品,我无法叫你们怎么样不心灰意冷、不放弃、不妥协。我希望你们能自强、能自立,勇敢地走下去。文学这条路,崎岖不平。熬过了,就是跟梦一样美的世界了。“花落红尘,文学的种子萌芽,这世界竟清朗了起来。”仪恒写的。现在,花已落,种子已埋下。你们就是灌溉的人。只要不放弃、不低头,宽中文学终究会兴旺起来。不要去质疑你能做多少,只管用心做,总有一天你会为自己所执著的事而骄傲。
 
        文学创作社、《那本书》、校讯社、旭日小组,在我的生命里,该告一段落了。
 
        我不奢望你们对我能记得多少,但我希望你们能学到些什么。然后成长、独立起来。
 
        校庆后,见了秀雯。唱了个昂贵的歌,吃了顿丰富的自助餐,添了个回忆。这五十一零吉花的很值得。下一次唱歌不知道是在何年何月了,下一次我们都会是怎么样的呢?我不禁要问。不管怎么样,希望下一次唱歌的感觉还是那么好。和你唱歌我完全没有麦克风恐惧症哦。我们是秀琇。我会想念和你一起拿麦克风的日子的。前天有人说我们长得有点像,问我们是不是姐妹。我们不是。但我希望我们的感情能像亲姐妹一样,走得远又快乐。要幸福哦。
 
       我还是害怕被留下。虽然这一次不是被留下,而是选择留下的。
 
       听着那和药店一样的铁闸被拉下的声音,看着人群渐散,看着平时热闹的广场渐渐平静,我却越来越不安。最后所有的商店都像沉睡般安静、广场空无一人只有自己、看着牢固的铁栅、和没有人接的电话,顿时觉得世界静止了,我像个被遗忘的人。最后,我像小孩找不到棒棒糖、像灰姑娘丢失了玻璃鞋般哭了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哭,我应该知道我终究会找到出口的,应该知道我不会真的被留下的,我应该知道世界还在运转我并没有被遗忘的,我应该知道的,我不该哭的。
 
        广场恐惧症。意思就是害怕很大很空旷的地方。也就是说害怕一个人面对那巨大的空旷、无助和孤独感。
 
       上一次的广场恐惧症因为你在,所以发作不了。一段被遗忘快6年了的回忆被捡了回来。这一次你不在。
 
        如果还有下一次,我想你也一样不会在吧。如果有下一次,我会记得坚强和勇敢的。
 
        我们的关系很脆弱。一不小心就会散了。我不相信友情,不执著不强求。当我决定离开时,请不要奢望我会回头。如果不珍惜,我也不会留恋。这是最后通牒。
 
 
 
 
 
 
 
 
 
原来我还是会害怕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09年8月12日      星期三
 
        昨天是待在家的一天。非常难得。自从三月尾做工后,像今天这样整天耗在家的日子真是少之又少。想到都难过。而且很难得的,昨天睡到下午两点半才起床。我一直很喜欢睡到下午的感觉(虽然很像猪)。房间不管几点,都像晚上一样的阴暗。最后午后的热气把我闷醒,那种感觉好好。
 
        我怕冷,我喜欢温暖的感觉。
 
        这几天心情不好过。时高时低的。最后还担心害怕。很荒谬,都说了,是麻烦事。终于知道我世界里的男生是多么的绅士和风度了。
 
        谢谢你。虽然你给的保护很薄弱,但我很感动。如果你在,也许我就不会如此害怕了吧?我说过,你像家人。希望距离和时间不会改变这份感觉。台湾没有你了,难过无助需要商量对象时都不知道可以找谁。我哭你知道、我害怕你知道、我脆弱你知道,我不说,你都知道。台湾会有个像你一样了解、明白我的人吗?我期待有。但,谁都不能取代谁。我明白。谢谢你曾经给我的帮助、鼓励、安慰、保护、关心。我很失望离开前不能见你一面,也很失落你不能送我到机场。但我知道,见不见面其实无所谓。因为在以后的以后,总有天,我们会坐下来好好吃顿饭。就算十年后、二十年后,一定会有那么一天。因为我们谁也不会忘了谁。我知道,也确信。
 
       我要的不是一份感觉或一份回忆。我要的是一个会兑现的承诺和一生一世。如果给不了我,就不要奢望什么。我不是小孩子,不是糖果或雪糕就能哄骗的。我有理想、有目标、有生活。
 
       你给我的只有阴影。让我觉得我是否太天真、太容易相信别人。让我怀疑人性本善其实是假的。
 
       我真的没有想象中勇敢。原来我也会害怕。
 
       我不当公主。我是女王。霸道的可以、天不怕地不怕、强势得令人讨厌的女王。
 
       只要不受伤,就算被讨厌,也没关系。
 
 
 
 
 
 
 
 
 
不哭不喊痛。我不是逞强,因为我知道,我做得到。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09年8月9日     星期日
 
        还有21天。
 
        现在的我,还是药材小妹呢。其实在8月4号算正式离职了。但7月前前后后共请了6天的假,老板不扣我薪水,要求我补做回去。我答应了。一方面是老板还没请到人,所以想帮帮他。另一方面是多点钱花哪里不好呢?呵呵。其实,我自己也是有些不舍。老板一家真的对我很好。老板娘昨天还对我说:“阿琦,我明天炖雪蛤给你吃啊。”然后给我个笑容。我也回个灿烂微笑。很温暖。
 
        很好的老板,很好的老板娘,很好的太子。很好的工作。很好的回忆。
 
        下个星期会是很忙的一周。要为文创忙《那本书》最后送版的事、要为旭日忙校庆展览的事、要和秀雯会面、要做工。下星期后,才会开始空闲起来。才能开始整理、准备行李。还有,和朋友们聚一聚吧。
 
        我只有13天准备。准备我的行李。准备和朋友道别。准备我的心情。准备离开住了19年的家。
 
        13天,足够吗?来得及么?
 
        其实,离别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吧。没有我在,你们也会过得好好的。一个星期不见,也许会觉得少了些什么。一个月不见,也许还是会觉得少了些什么。三个月不见,就会发现那少了的“什么”其实没什么。最后,就会这样把我给忘了吧。我想,我也会用这样的方式忘了许多人和许多事。忙着适应生活、忙着享受生活、忙着创造生活、忙着学习生活,最后就只剩下我的新生活、新世界。
 
        真的会这样吗?我不知道。
 
        朋友,如果我忘了你们,请原谅我。如果你忘了我,我也不会怪你。
 
        很多事就要画上句点了。关于文创、关于《那本书》、关于旭日、关于药材店、关于两年、关于新山、关于海边、关于你、他、她和他们,很多很多。都会随着8月30号的到来开始逝去。我不该说画上的是代表结束的句点,应该说画上的只是个分号、一个停顿点。
 
        也许哪天,以上的人事物又会再一次苏醒,重新回到我的生命中呢?谁晓得。
 
        最近我有点小敏感哦。很容易哭的呢。所以,请你小心说话。
 
        我的离愁是淡绿色的。新鲜苦瓜的那种淡绿。
 
 
 
 
 
 
 
 
 
会不会舍不得我?会忘了我吗?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2009年8月6日      星期四
 
        我上辈子是不是真的做很多坏事?
 
        我决定,下辈子放过你,不再追究这份债。不再理会到底是你先对我不仁、还是我先对你不义。如果是我先开始的,那到了这辈子我应该都还清了。如果是你先开始的,那我决定放过你。放过你。因为,下辈子我不想再遇见你。任何形式都好,我都不想。
 
        我想大哭一场。但找不到个肩膀,所以忍着不哭。
 
        我是女王。那种强势的让人害怕的女王。
 
        我真恨红尘。花花世界虽精彩,但灯红酒绿的,让人昏昏茫茫、晕头转向。我说过,我并不眷恋这尘世。这世界,也不在乎我的存在。我累了。认真生活、努力创造价值、实现梦想、用心灌溉友情、努力遗忘过去、期待那所谓的恋情、照顾健康、规规矩矩乖乖。为什么我就是不能放纵一回?为什么我就是这样的我?我不知道。
 
        这脚步,我知道我停不下来。我也不会擅自主张让它停下。我会走到那终点站。那一开始就设定好的终点站。我会走到,一分一毫一公分都不会少。纵使我不知道终点在哪。但我会要自己抵达。
 
        忽然觉得,真的没有人了解我。讲个话,都没有人听得明白。但我知道,这不是谁的错。
 
        发现了吗?有两个我。长的一模一样,性格思想却是两极化。偶尔也该轮个班,换一换,轮流出来见见这世界。
 
        我很好。只是累了。
 
        最后。我能给你的仅仅只是一个拥抱而已。
 
 
 
 
 
 
 
记得原谅。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Aug 02 Sun 2009 02:47
  • 半年

2008年8月2日       星期日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半年前的今天是我19岁生日。半年后的今天是我20岁生日。正是半年,不多也不少。所以说,今天是我19岁岁月的中间点。半年前的今天是和垂华、美慧、秀雯在cs的marybrown的秋千上过的。依稀记得还有半个下午是在华美耗去。半年后的今天呢?我会在台湾的哪里过呢?陪我的又会是谁?

        我知道生日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毕竟365天里只有2月2日跟我比较有关系,所以对她多了一份不知名的感情。对她的到来总会抱着一点点和别些日子不一样的心情。虽然2月2日的太阳并不会比平时大一些,时间也一样是24小时。但如此平凡的一切到了那天对我而言都会不一样。那里不一样,我也说不上来。

        又是说不上来的一件事。

        19岁岁月的中间点。其实心情有点惆怅和难过。

        突然很想偷偷的消失。可惜不能。因为飞机不能提早,我也不能不回家。剩下最后的28天了,28天后再回到这里、再回到这电脑前又会是几时呢?我不知道。其实我希望自己两年后才回来。我知道两年不短,我也害怕自己会很想家(搞不好两天就会想回来了,不是两年)。所以我只是希望自己能够,而不是决定我要两年后才回来。两年,应该能改变许多事吧?我应该能变的比较成熟独立,应该能够和现在不一样吧?现在的我很糟,不想再以现在的自己出现在这片土地、这个小世界里了。

        我想成为那种我想成为的人。有能力、有智慧、有生活。

        我曾经用了两年割舍了非常珍贵的东西。我想,我同样也能用两年再度忘了另一份珍贵。明年就20岁了,是该长大、该懂事了。不应还躲在自己的世界里牵挂着一些没用的人事物。该忘的不留恋,该争取的不放弃。

        消失的念头又在脑里产生了。飞到台湾去,换个账号,和所有这里的朋友失联。两年后出现,到时再聚一聚。你们说,好不好?哈哈。只是想一想,我想这件事我做不到的吧。也不想到时回马,已经没有几个人记得我是谁了。我不害怕被遗忘,但还是会难过被忘记。

        今天有一点点惆怅,一点点心情不好,和很大点的累。如果不是因为进货,我也不会特别想念你吧。终于明确了解你在我心中的地位了。连名字都不晓得,我们算不算朋友?工作天剩三天。三天后就真的开始结束目前的生活了。开始结束,以及准备另一段开始。

        很想吃蛋糕。最好有厚厚的奶油。不然就浓浓的巧克力。

 

 

 

I believe i can fly.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