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7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l 30 Fri 2010 14:50
  • 出發

2010年7月30日      星期五
 
        不知覺就來到七月快結束的時候了。老話一句,結束的不只是七月。但無所謂,反正八月就接著開始了,開始的也不會只有八月而已。
 
        今天算是我回來一個月多一點點,在沒有任何邀約的情況下見到早晨的陽光。非自願性的,因為失眠了。早上被雷聲吵醒,胃裡殘留了昨晚留下的heineken,不舒服的無法入睡。也許是我和今天的陽光有緣吧,就算是個超好睡的雨天我還是無法闔上眼睛。
 
        張著眼睛在床上賴了一下下,聽著外面的雨聲,似乎聽到個誰在跟我說說話。
 
        經過時間的洗禮,我的心情似乎沉澱了不少。生命最美麗的事就是不斷經歷不同的事以及遇見不同的人,這是我一直秉承的信念。每一種相遇及發生都是命運的安排。接受她並相信她,一切就會好起來。我還要繼續是我。那個難過就哭、開心就大笑、很愛曬太陽、總是嘰嘰喳喳不晃神的講個不停、能夠寫出感動自己的文字來的我。很久都沒有寫出能感動自己的文章了,只要不放棄,我想我能回到那樣的我的吧。
 
        過去的不回首,我就能一直向前走下去。
 
        不管多深的傷口都會結疤,最後就算在碰到曾經受傷的地方也不會再覺得疼了。所有的不愉快就這樣消逝吧,連同那些美麗的、溫暖的也一併帶走。不是我連美好的都要割捨,而是那是痊癒就快的方法。
 
        最後我還是不准自己後悔。就像以前所有經歷過的事一樣,只要抉擇了就不能後悔。
 
        雨停天就會晴。現在雨停了,那就再重新出發吧。我還是我。那個不當公主,只當女王的我。一個有夢想要實現、想擁有飛翔力量的女王。
 
 
 
 
 
 
 
 
Everything will be fine.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Jul 28 Wed 2010 18:15
  • 透徹

2010年7月28日       星期三
 
        也許,今天就是我重生的一天。重生,意味著過去的被摒棄,輕身的走向未來。
 
        哭也哭過了,淚流過了就該堅強了。老是困在同一個圈圈裡走不出來,你會忽略了世上其他美麗的風景。這一次,我不是用眼睛看清了一切,是用心。心終把一切看得透徹,所有的事都清晰的容不得我再扯東扯西的找藉口了。就像阿咔說的,也許這是種解脫。總以為傷害早就結束了,早在不說話不聯絡不見面時就結束,但沒想到就在連樣子都想不起的現在,傷害還是出現了。沒關係,也不差這一次了。最後一次了,真的就不會再出現了。
 
        這是有種絕望的安慰,我深深的覺得。絕望帶來了安慰,這絕望似乎也沒有那麼差。
 
        我不會給予原諒,因為我連仇恨都不願給。我一直祈求不要讓我陷入仇恨裡,因為我明白只有寬恕才能真的帶我遠離你。恨只會讓我把你惦在心裡。我要的是遺忘,我要的是全部空白。本來想用時間好好的埋葬所有的一切,本來想好好的讓時間治愈所有的一切,本來想靠自己的力量好好的讓最後你給的缺陷有個完美的據點。但所有的本來都被收走,都被催毁。沒關係,至少我努力過了。也許這就是你想要給我的結局。
 
        我想21歲的我一定會嘲笑20歲的我。因為真的很可笑,也很遜。
 
        我想這就是給我高中三年不好好努力唸書的懲處吧。不好好努力、不好好利用自己的天賦,最後得去唸僑大。這是個教訓。我會記得。
 
        所有的一切是種安排,我想總有一天我會明白那的旨意。也許傷痛是為了什麼而鋪成,我在等一個答案。
 
        我很好,請所有的你們不要擔心。
 
 
 
 
 
 
 
 
看透徹了心會是明朗的。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Jul 26 Mon 2010 05:32
  • 捨棄

2010年7月26日    星期一
 
        第一次在夜裡覺得累了,但很奇怪的卻不願意去睡。所以就來寫寫部落吧。現在的我,大概也只剩部落格這塊能和文字沾得上邊了。不知是否太久沒有看書了,每每打開書都會想睡覺。我是不是生病了?天知道那感覺有多可怕。看著阿咔的文字,總覺得自己好糟糕哦,怎麼一點長進都沒有?還拼命地往後退。如果有任何方法,無論是偏方還是祖傳秘方,只要能治愈我的病,就告訴我吧。
 
       我說,我的暑假完全沒有夏天的味道。感覺我就像個快乾枯的玫瑰花,什麼故事都沒了。真希望我的世界能來場大雨,把我澆醒。暑假就這樣過了一個月,我只看了三部電影、唱了兩次k、去了一趟新加坡、回了三次學校。嗯還有,講了9個小時的電話。這只是粗略估計。因為有比較我才知道你有多好。原來言出必行並非真漢子,直接行動不耍嘴皮子才是真男人。雖然有你這位麻吉相挺,但面對承諾被打破的我,還是蠻傷心的。但算了,凡事重質不重量,要離開的綁也綁不住,我會豁達點的。
 
        我要回到那能站在陽光下微笑的我。
 
       昨天才和jeff聊起了往事,真的發覺我們都不斷地在長大。18歲時的我會覺得15歲時的我很無知,20歲的我會嘲笑18歲的自己,怎麼那麼天真以為自己遇見了生命中最難解開的心結。我想,現在這個20歲的自己也免不了被以後的自己數落譏笑一番吧。很快就要邁入象徵成年的21歲了,我得摒棄那些拖泥帶水、那些自怨自艾。20歲的我曾被人非議很強勢、很絕情,那些怎麼看也不像是褒義的詞,我卻覺得有總被稱讚的感覺。我不知我是怎麼了。也許,21歲的我,能追求的大概就是自命清高及孤傲了唄。
 
        21歲,感覺是個很沉重的年紀,感覺的背負很多很多。得拼命的為未來準備、得拼命的不讓青春留白、得拼了命的讓世界知道自己的的存在,或許該說是讓自己知道世界的存在,所以是個必須開始創造自我價值的年齡。創造有價值的生命,這正不就是創價的意思嗎。最近應該是太空閒了,總想這些有的沒的。但,我的承認,我是很認真的在期待著21歲生日的到來呢。
 
        來說點嚴肅的。
 
        我要撥開厚重的雲霧,讓陽光重新撒進你的世界裡。
 
        不要讓自己狼狽不堪,不要讓自己一文不值。因為,你也是別人的公主。捨棄月亮,不要再背負曇花的宿命。他給不了你未來,連過去也不願留下,那你何苦再守著那些已過期的零零碎碎呢。過期的不丟棄,那你只能看著它漸漸的腐敗、發臭,最後甚至連你都會不願再多看它一眼。你要謝謝他替你做了抉擇,至少你不能再停滯不前,沒有什麼比原地踏步更可悲的。讓自己成為自己的信仰吧,你不會孤單的,你還有我。重新戴上你的皇冠吧,你會是最亮眼的。
 
        雖然你不相信什麼童話,認定那是哄騙小女孩的故事。但我得告訴你,真的有王子這回事。只是他不騎白馬而已。不要再傷心、不要再流淚了。穿起你的玻璃鞋,等待下一次的舞會吧。
 
       下雨了,真棒。我能有個酣眠了。冷冷的,好舒服。 
 
        凌晨五點半,睡覺時間到嚕。
 
        晚安。
 
 
 
 
 
 
 
 
不要成恨。忘了就好。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2010年7月22日     星期四
 
        今天沒有下雨,但怎麼我總覺得濕濕的。
 
        以前工作時小老闆曾經罵過我:你就是這樣,痛也不會講一聲。那時我就像被人狠狠的敲了一下腦袋。從此我就學著求救,學著祈求幫助。學著不要凡事都自己忍著,因為身邊有一群愛我的人,能夠扶我一把的人。我能夠不用那麼堅強。
 
        今天我也呼救了,但怎麼誰也救不了我呢。現在的感覺就像溺水了,覺得喘不過氣來,浮浮沉沉。我就像擱淺的鯨魚,正大口大口的努力吸著氧氣。不會游泳就不應該下水的,如今溺水了能怪得了誰呢。我知道你們都努力的伸出援手想拉我一把,我看見了,可是觸不著。
 
        我累了,可是上不了岸。
 
        看到鯨魚兩個字,就讓我想到痞子蔡的《鯨魚女孩,池塘男孩》。鯨魚待在池塘裡會因水量不足而死,池塘則會因被消耗太多而乾枯。但鯨魚割捨不了池塘,池塘也捨不得鯨魚離去。於是,鯨魚很努力地待在池塘裡而不游動,池塘則用所有生命的能量供養鯨魚。鯨魚不見得需要大海,她一樣也能生活在池塘里,只要池塘允諾。一直都喜歡著蔡智恆的文字。他的筆下的故事未必轟轟烈烈、未必會令人印象深刻,但每讀一次都會悄悄的被感動一次。對我而言,這樣就夠了。
 
        所有的努力都瓦解了,一切重新開始。看清自己原來只需要一秒鐘。你可以嘲笑我,因為連我都覺得自己很可笑。我並不奢望什麼,我只祈求給我時間。因為不能留下,只好全部帶走。時間能帶走一切。這是溫振宇的畢業感言。尤其後面的那句才是真諦,我一直都深信著。是基於對時間力量的崇敬,亦是因為對振宇的信任。
 
        我想,在水中待久了,遲早我也能成游泳健將的吧。到時就不會再害怕溺斃了。
 
        舒坦多了,謝謝我的城堡。
 
 
 
 
 
 
 
 
「游向大海會得到自由,離開池塘卻會寂寞。」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2010年7月21日    星期三
 
        這幾天下午都是陰陰涼涼的下著雨,有時還會夾著雷聲。從回來到現在,沒特別的事我都會睡到不見天日。我幾乎沒見過早晨的陽光。每天都看戲都看到快天亮時才入睡,起床時間都在下午兩點以後。一直想改變這樣的生活作息,但只是想想而已。是所謂的心有餘而力不足嗎?應該說懶惰才對。
 
        感覺生活空空洞洞的。生活就像個大鑼鼓,而我就像被困在裡面的小石子。搖一搖,大概就至能聽見咚咚響的聲音。除了這樣,也沒有什麼其他的。這樣的日子,我想對人有種侵蝕作用吧,日子過久了,人也會漸漸地由內而外的被腐蝕掉。最後剩下的也只有一副軀殼而已。我似乎在等待救贖般的等待飛機再度起飛的日子。我已經快21歲了,人生似乎還沒有個方向。讀大學是個方向嗎?我只知道把大學念完是必須的。大學念完後呢?我希望我還能繼續念研究所。研究所完成後呢?我不知道。每個生命似乎都應有個屬於自己的使命,那就是生命的意義。然,我還沒有發現我的。所以我總是渾渾噩噩的在生活。
 
        如果說生命是一個夢想連著一個夢想的,完成了一個,就去追求下一個。那,我的呢?曾經我很大聲的說過我有夢想,但日子一天天過去了,我開始有點迷茫,那些我所謂的夢想還能稱得上是夢嗎?我的夢想似乎掉了。我不是小茜,不會有夏和傑幫忙守著夢想。我只能靠自己找回那失落的夢。這兩天不知怎麼了,心情起起伏伏的。是寂寞嗎?還是孤單?不是有人陪在身邊就不會不孤單不寂寞的。身邊有人的寂寞更寂寞,有人在身邊的孤單更孤單。
 
        很多人在轉身的一瞬間就不小心漸行漸遠了,待發現時距離已大的望不見盡頭。這座以前對我而言回憶滿滿的城市漸漸空了起來,越來越覺得我不是屬於這塊土的了。但,我也不屬於台灣啊,所以到底我是屬於哪裡呢?出走以後的人們,是不是都會遇見這樣的窘境,我不知道。至少現在我是。
 
        所以,冀望未來吧。也只能冀望未來了。
 
        昨天用眼淚供奉了黑夜。謝謝阿咔。謝謝你讓我看清自己。兩個人在兩座城市的夜裡偷偷掉眼淚,只要想到還有另外一人也在看不見的地方陪著我一起哭,感覺似乎就沒那麼差了呢。我想,時間會痊癒我的。日子依然會繼續,故事依舊不會中斷。我們會一直成長。請記得那些有些幼稚的約定。嗯,唯一會讓我責備自己在僑大不好好唸書的原因就是:不能分發去政大。不是因為政大的名氣或師資,只是那裡是你在的地方。所以我只能自己好好堅強的活在嘉義了。我只能,也會。所以請不用擔心。
 
        我想是因為陰天吧,所以人才會鬱鬱悶悶的。沒事的,太陽出來後一切就會好起來。
 
 
 
 
 
 
 
 
 
你不記得我了,我知道。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Jul 13 Tue 2010 05:21
  • 夏天

2010年7月13日      星期二
 
        時間似乎受不了炎熱的夏天,一直用跑的在前進。中午媽媽才說時間過得好快,我回來都快半個多月了。我應聲:對啊,再過一個多月就要回去了。其實心裡悄悄地驚訝着,時間怎麼能這麼無聲無息的移動著。其實我一直都在計算著回來的日子,但今天不小心發現我回來再過不久就會滿一個月這件事時,還是小小的嚇了一跳。幾乎天天都呆在家裡。阿泰回去考試了,jeff忙著升學的事,其他人都在全國各地唸書,思霖在家裡守著,佩雯陽陽的家在另一方。也許是太久沒有一個人搭巴士了,似乎開始害怕獨自坐公車的孤單。回來手機開著也不知該簡訊誰。就像一直跟巧怡說的:回到這裡似乎不會生活了。
 
        在家也沒有什麼不好,至少能和媽媽聊天說話,偶爾幫忙準備晚餐,練練我的廚藝好到台灣能做做幾道簡單的菜,不然就幫忙抱抱哄哄家裡的小寶貝或教教宇宇寫字。更多的時間就是對著電腦,看看偶像劇、綜藝節目什麼的。也算自在。
 
         剛剛又看了以前自己寫的文字,總覺得以前寫的東西好美,現在卻怎麼也寫不出來了。文字一直是我最能依靠的朋友,她總能輕輕的傾訴著我的心情,為我訴說著許多無法啟齒的感受。不知怎麼,現在的我對她也無法好好的說著一切了。我害怕了,害怕又觸動些什麼。就因為會猶豫了,所以無法坦然,似乎都在藏著些什麼。文字一直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但我卻對她戰戰兢兢、縮頭缩尾,又怎能怪她不能了解我呢?我真心的不想這樣,但卻無能為力。看來我的作家夢是該醒了。
 
        昨天中午拿到了分發書——國立中正大學傳播系。我是大學生了。一直想看看自己去年拿到分發僑大的分發書時是什麼感受,在城堡中卻怎麼也翻不著。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在準備著赴台的所有手續,和整理著自己所有的心事。而一年後的今天,我依然在整理著自己的心緒,在準備著好好面對大一生活的心情。突然覺得我這人好失敗,怎麼就不斷地讓自己陷入一樣的局面,周而復始。也許我是該留在台灣,好好讓40度的高溫烘烘自己。看能不能聰明些。在這裡默許:明年暑假不准回來。不准躲回來。我冀望這樣的警告能讓日後的我謹慎些,不再陷入泥濘或沼澤裡。
 
        我把指甲剪得短短的了,也不知為了什麼。其實也想把頭髮剪短,但還缺了點勇氣。而且媽媽一直嚷嚷,叫我修修下就好。看來她也很捨不得。
 
        知道嗎,你沒有不好,是我還無法接受任何遞上的玫瑰。你太溫暖,就像灑在大地上的金色陽光一樣。而我卻像曇花只能在夜裡盛開,諱忌強光曝曬。所有的溫暖對我而言都只會是種傷害。你該遇見的是能在陽光中飛舞的風信子,而不是只能在月影下抬頭的曇花。縱然曇花明白亦了解陽光所能給予的,但仍舊會選擇繼續留守著有圓缺的陰陰月光。也許是因為無法割捨,或是因為害怕陽光的熾熱,又或者她只是習慣了黑夜不想改變。不管怎麼說,既然一開始就選擇了夜晚,就不能輕易的顛覆。你是屬於晴天的,總有天會遇見屬於陽光的風信子女孩。至少我是這麼深信且祈禱祝福著。
 
        又或者,哪天我能不再是曇花,也許我們能再遇上。
 
        夏天還很長,我還能慢慢學會擁有夏天般的心情。
 
        台灣,等我回來吧。
 
 
 
 
 
 
 
這杯咖啡忘了加糖。真不是我那麼感傷。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 Jul 10 Sat 2010 01:57
  • 成長

2010年7月10日    星期六
 
        回家兩個星期又兩天了。一直在計算,也不知我在數什麼。一直一直好想回到過去的生活,可是卻有點捨不得家人和這叫家的地方。其實很擔心開學的日子到來,即將和你們分開,獨自到中正唸書了,念的是自己不熟悉的傳播,再加上大一搞不好就只有我一個馬來西亞僑生,想到這些的總總就有些害怕。學長說要多交朋友多認識人,殊不知我人很健談看起來也很八卦,可是我真的是個怕生的人。現在,我只覺得我的未來充滿未知和恐懼。
 
        我要好好的。以後就沒有你們在身邊了,就算難過、疲累也要自己熬過來。所以,我要堅強。一開始就不要軟弱,那一定就能撐到最後吧。我的學校很大很美麗,我希望我未來四年的故事也能像學校一樣漂亮、精彩。
 
        不知是否是因為回家一段時間了,已經習慣、適應這裡的一切,人變得安逸了,就不由自主的出現了一些不該有的情緒。回來後發現新山空空的,想見的你們都在遙遠的地方讀書。我跟媽媽說了,以後這時候不想再回來了。阿咔也沒回來,我真的就像沒了翅膀的小鳥。我可以自個兒搭巴士到華美去,但誰能陪我聊一天也不覺得累呢?誰能陪我聊無聊的人生觀、生命觀呢?誰能陪我聊我們認為的文學、我們愛的文創、還有些所謂的成長的憂愁呢?似乎就阿咔而已。還有個能陪我聊的,但他似乎忙的不可開交。
 
        我們真的長大了,當我發現你們都不一樣了的時候。以前那些能沒理由、一直膩在一起的日子真的遠去了。大家都變得忙碌了。
 
        回來後發現很多以前熟悉的一切都變了。只有爸爸媽媽沒有變。連以前那麼熟悉的你也變了。同樣的場景、同樣的劇情,但就是不一樣了。那天那霎那,讓我明白了不能一直惦著過去,不能一直奢望什麼都能原封不動的靜靜等著我歸來。那一刻,我突然好想回到台灣。我就像一個外出流浪的旅人吧,在外遊蕩久了、厭倦了、累了,就想回到以前的世界。待最後真的歸來後,卻發現物是人非,屬於自己的那一切已塵封在記憶裡了,曾經熟悉的一切、一直期待那些已消失,認清事實後,就沒有眷戀的再次離開。也許就不會再回來了。
 
        蔣勳說的對,人是孤單的個體。我不能再忘了這事。
 
        那天去唱歌,有好多不能唱的歌。每首歌都會有屬於自己的故事,每每聽見那些曲看見那些詞,所有的記憶都會倒敘。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突然覺得自己若能像夏天一樣,擁有著那種出生前紅線就打死結了的命運就好了。不管發生什麼事,天塌下來也能安穩的繼續睡覺,因為總有人會撐著。但我並沒有。
 
        呵呵。煩死了我。最討厭林黛玉,偏偏她就住在我骨子裡。
 
        我需要陽光。
 
 
 
 
 
 
 
似乎快枯萎。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2010年7月4日     星期日
 
        回國只不過才一個星期多一點,我卻好似經過了好幾週一樣。剛回了吉打一趟,因為阿嬤病危入院,大伯打電話來說情況不樂觀。霎時覺得是不是因為知道我回來了,才會發生這樣的事。開始質疑回來的決定是否是對的。晚上匆匆趕回吉打,天一亮就到醫院去探望阿嬤。看著她虛弱的躺在病床上,神情呆滯,說不出話只能簡單的點頭搖頭,有種說不出的難過。阿嬤似乎很想念我爸爸,視線一直離不開爸爸。
 
        好在,經過了醫生的診斷,對症下藥後情況漸漸地改善了。直到我們離開前阿嬤已能開口講話,意識也很清醒。我們也就放心了,尤其是爸爸,終於能放下心中大石。但願阿嬤會一直健健康康,一直好下去。這件事讓我感觸:我離家那麼遠是否是是對的?很害怕遺憾。雖然知道人生中總是會充滿遺憾,但我還是很害怕那些怎麼也無法彌補、怎麼也無法釋懷的遺憾會發生在我身上。
 
        畢竟不是每一種痛都能輕易釋懷。有些甚至連時間也無法帶得走。
 
        看見阿嬤虛弱地躺在病床上的那一刻,讓我覺得生命好脆弱。頓時在想,若下一秒我就像阿嬤一樣躺在病床上,不能說話不能吃飯意識模糊,我對這個世界會不會還有眷戀?以前我總是能瀟灑的馬上回答我不會不捨得。然,這一次我似乎無法那麼灑脫。問題冒出後,我看見了你的臉龐。但我無法解讀自己的留戀是什麼,只是那一刻我只看見了你。生命總是充滿許多疑惑和無力,對於生活在這紅塵越來越覺得不能得心應手了。倦了累了也沒法停下。我才20歲,路還很長,亦還不夠資格停下、還沒資格喊累。
 
        我想,我會慢慢學會妥協的。對生活、對生命。
 
        回來後總是不經意的想起一個人。好多事情都想告訴他,但能說時我總是不知如何啟齒。一直都會想到那個冬天裡的某一天,我帶著滿眶的心事和淚水。找了個還不算太差的藉口到他班去,猶記得他笑著問我天氣那麼冷怎麼我就穿的那麼單薄。我閉著嘴沒搭話,最後就望著他說“我有事情想跟你說。”他神情頓時嚴肅了,問我什麼事儘管說。最後我哭著說我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但還是娓娓道出了那一筐重得我無法承受的心事。到現在我都還能想起那認真傾聽和安慰的臉龐,以及那一份溫暖。後來不知怎麼了我們漸漸疏遠了,但我總會習慣傳簡訊給他發發無聊的牢騷。他很少回复我,只是默默的接受的叨叨絮絮。我總在肩旁無法再承受任何重量時找上他吐吐苦水。曾經認真的跟他道謝,謝他的包容、謝他的體諒、謝謝他從沒罵我煩。他回复我說他真的真的從來都沒覺得煩,讓我很感動。
 
        我們或許還稱不上是好朋友,但他就是個常送給我溫暖的人。
 
        記得離開學校前,因為小事見了個面,匆匆將事情交代好了就離開了。我甚至沒敢認真看他一眼。我是真的很捨不得,每每想到大一的校園再也無法找到這樣一個他聽我發牢騷,我心裡就像卻了一塊般難過的無法形容。一星期裡也許也沒能和他攀談上幾句,遇見的機會也算少。他有他的圈子,我有我的生活。但共存在同一個空間裡時他卻成了我最後最後的依靠,心裡總會覺得安心。所以只要一想到以後不會再有這樣的一個依靠後,就怪難受、怪害怕不安。最後的最後就讓淚水稀釋了那些不捨。
 
        以後就南北分開了。但還能再見吧,他說過會的。
 
        有些事情來不及,也回不去。所以只好往前看,帶著感恩的心往前走。失去不一定永遠失去,得到的也不能保證一直擁有。擦肩而過的人下秒也許就會在遇見,曾相遇的人分離了也許就是一輩子不再見了。說了那麼多,我只想要自己不要再執著,要學會釋懷。得一直懷有期待才能讓生命抱有熱情。垂華說的:狂風裡微弱的燭光才有被守護的價值。只要光未滅,就該讓它一直燃下去,沒有任何應該放棄的理由。
 
        生命的美麗,也正因為她脆弱,吧。
 
 
 
 
 
 
 
 
 
你說我就像黑色月亮。在黑暗中看不見愛的光芒。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