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6日     星期一

忘了是誰告訴我了,臉頰有酒窩的人沒有養小動物的命。我不知道這算准么,從小到大我養了不少寵物,其中的確有很狠心離開我的。我想,我應該不是一個好主人吧。好慶倖我的小胖、punky、小泰、小b、小可都不用我照顧就能一直的好好。

這兩個星期好忙好忙。好累好累。幾乎天天都要早起。但完成希望展的挑戰,真的覺得很滿足。和好多好多的陌生人對話,講到聲音都啞了,站的腿好累,都告訴自己一定要堅持下去,我一定可以。這次的導覽會讓我認識了一些人,覺得好開心。其實和學會里的人不算熟,但是就是很喜歡和大家在一起的感覺。縱使不認識、不講話,都會有種安心的感覺。我知道御本尊一直在守護著我。不管我多么的懶惰、多么的失敗、多么的懦弱,她都一直守護著我,不曾離去。

御本尊守護我,那如果我守護你,你會不會更有力量呢?

今天的西洋史課時,我都沉浸在村上春樹的文字里。那刻我才發現,安安靜靜的看書才是我該做的事。有多久沒有好好的看書了呢?我都記不得了。其實我最喜歡睡覺、看書和寫部落格。然而,不知怎么,我留給這些東西的時間卻少得可憐。究竟在忙些什麽呢?爲什麽而暈頭轉向呢?有時真的不知道。那些付出又究竟能得到多少回報,無從估計吧。有時候被自己視如珍寶的那些瑣瑣碎碎,都會被當成破銅爛鐵般丟在牆角,不禁要問自己又何苦呢。不知道是該同情那些被丟棄的瑣碎,還是同情自己。熬一熬就結束了,只能一直這樣告訴自己了。

心裡游了一隻魚。猜一猜,是什麽意思。

陶瓷娃娃很可愛,也很脆弱。我知道自己是個粗魯的人,不適合陶瓷娃娃。脾氣不太好,常常講話會很大聲;神經太粗,常常出言傷人卻不知道;心不夠細、手不夠巧,照顧不了瓷娃娃。所以,縱使多么喜歡、多么心喜,還是會選擇讓瓷娃娃遇到更好、更適合的主人。我知道瓷娃娃經不起碰撞,經不起傷害,經不起風吹雨打。還是布娃娃適合我,對吧。很慶倖很慶倖我擁有的小胖總是那麼溫暖。有些事,變了就變了。就算變得很緩、很小,我還是會知道。無力阻止,那只好靜靜地等著改變如海嘯般襲來吧。

眼淚流不出來,只好盛在心裡。

這就是答案。

 

 

 

 

一隻魚,會不會太孤單。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