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Dec 27 Fri 2013 01:22
  • 流浪

聖誕節過了。沒有答應過的聖誕大餐、沒有溫暖大手和擁抱、連一句聖誕快樂都沒有,所以我不得不討厭聖誕節。寧願一個人在家吃泡麵,也不願和女孩們聚餐。

越熱鬧,越覺得孤單;越熱鬧,分離的感覺越強烈。

分道揚鑣是不在計劃內的,但卻逐步走向離別。一直隱隱覺得似乎已經無法再前進,試探性的詢問得到了預料中的答案。有時候想想,如果當初能再堅持一點點,結局是不是會不同?曾經有想不顧一切的跑到你面前,再討一個擁抱,但我知道那樣的卑微也許會再換回一道傷疤,所以再也無法允許自己那樣做。

非常清楚堅持不下去以後,愛也無法立即停止,這是怎麼樣的一種痛呢?

這幾天過的很惶恐,一直害怕別人提起一丁點和你有關的事。哪怕一丁點,我都害怕會無法控制的崩潰。很努力很努力的築起厚厚的墻,把悲傷藏起、把脆弱藏起、把傷痛藏起,把那些一直寄放在你那裡的情緒統統藏起來。這些年以來,能一直那麼堅強、那麼能幹、那麼勇敢,是因為心裡有一個你在撐著。中心的支柱抽掉以後,我不知道我還有多少能力、多少力量撐起現在的一切。

我很驚慌,但是我不能被任何人知道。沒有人可以看見我的懦弱。

那個抱著你放聲大哭的夜晚,曾經是我覺得最溫暖的夜,但現在卻是最痛的一道記憶。

見過那樣的我,你怎麼能捨得讓我再出去流浪。

 

 

再也不會相信所謂的愛。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身心疲憊不堪。體力上勉強還應付的來,心理的壓力卻已逼近極限。對很多狀況或意外同時發生的情況已經不陌生,總是堅信著一切都必定會化險為夷、雨過天晴,但一直重複緊繃放鬆緊繃放鬆的心,開始有種無法言喻的沉重感。伸縮性再好的橡皮筋,也總有個最大彈性限度。

一再往崖邊逼近,不知還能撐多久?

初冬以來,都愛在學校內走走、散散步,讓積再內心深處的壞情緒得以抒發和沉澱。我找不到那些壞東西的出口,在冷天中沒有目的、沒有思考的走著,總能讓我得到一絲的平靜。冬天好冷,冷得我直發抖,穿的再厚也抵不了那直達心門的冷。這樣的日子初開始時,我總還會想念那暖心的溫度及那令人安心的肩膀和胸膛。隨著日子的流逝及低溫的襲擊,那樣的記憶卻像上了層霜一般,逐漸模糊。

那些畫面變得像夢一般。一場很長很長的夢。

和夢境唯一不一樣的是,那絞心的痛並不會隨著所謂的夢醒時分而消失,卻反倒更強烈。

經過這幾年生活的磨練及洗練,我唯一不變的即是逞強。對我而言,逞強並不是個壞事或貶義詞,因為她,強迫了我戰勝了許多挑戰,也在我極想放棄時逼著我堅持下去。我就是這樣一個我啊,我怎麼能脆弱、能不堅強、能不勇敢呢?就算雙臂被撕下來,我也會笑著告訴你們:沒事,我撐著呢。

我沒有脆弱的理由,我沒有軟弱的時候。

如今,更加沒有能讓我懦弱下來的藉口了。天已不再,我只能隻身面對整個無限黑暗的宇宙。

知道嗎?我一定可以。

一定可以。

 一定一定可以。

 

 

一定可以不哭。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