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1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失而復得,雖然沒有喜極而泣,但也讓我咧開嘴大大的笑了。

「雖然覺得自己很丟臉,可是我決定要沒有自尊的賴著不走。」這句話被好友說很浪漫,但我找不到浪漫的point在哪兒,我真心的覺得如此厚臉皮真的好丟人。可是也因為這樣的厚顏無恥,我才保住了我那一份珍貴的寶藏。

我從來都是一個自尊心很強很強的一個人。還記得那個冬天,大家都在看我,我極端的認為大家都在等著看我哭,我便咬緊牙根表現的比正常更正常,只能利用低下頭的瞬間將眼眶內的淚水硬吞回肚裡,下課後再躲回房內哭足整夜。還記得那個春末,就算腳痛的快斷了,也不願拖累團隊放棄練習、放棄演出,於是咬緊牙根每隔兩小時就吃止痛藥、塗上厚厚的鎮痛藥膏、將護踝綁的最緊,踩著男人的有跟皮鞋上台跳舞演戲,結束后再立馬讓學姐載去看診然後被醫生罵。

壓力再大,也會說我可以;覺得再痛,也會說我沒事;明明害怕的要死,也會說不要緊張,有我在。是愛逞強,是無法辜負別人的期待,也是因為自尊心太強。所以,只要察覺即將被離棄,就算再不捨、再難受我也會瀟灑的轉身離開,而且會比對方走的更快、更遠。

然而這一次,我卻選擇緊緊抓著,拋棄自尊心的緊緊抓著。我無法捨棄那些回憶,無法想象那些只有一個人的以後,更無法接受我們就這樣成為兩條平行線。尤其是在發現這樣的分離沒有意義,並不會解決任何問題、在發現那些愛分毫不減、更甚當初,我真的無法說服自己放手。

於是,好友的「沒有自尊」的愛情觀突然蹦出,思考一番后決定忠於自己、不再逞強。不逞強,是比逞強本身更難做到的事。緣分未盡,所以還不能放手。我要自己堅持到不能再堅持下去為止。

也許這麼說真的很沒用,但如果分離成真,我真的害怕我會死掉。

寫下這一篇記錄那麼「丟人」、那麼「軟弱」的自己,有個莫名其妙的目的。假若以後真的不幸走到末路,我希望現在這個丟人的自己,能給予那個快死掉的自己一點安慰,告訴自己曾經那麼努力過,不要再遺憾、不要不原諒、不要太痛苦,然後不准自己死掉。

愛情讓人喜悅、讓人驚喜,讓人覺得意外,讓我發現原來我是那麼脆弱的「易碎品」。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站在懸崖邊,前面是那雙溫暖的手,後邊是深不見底的大海。我面臨抉擇,是要頭也不回的往前走,還是掉下懸崖,順著浪波回家。

好友說,愛情在當下,不在過去,也不在未來。我不完全認同,愛情當然在當下,卻也從過去走來,也生在未來里。緊緊握著了現在,卻知道走不到未來,那這一份確定沒有未來的愛,只是在累積悲傷而已。所有的回憶都會變成難過的泉源,所有的快樂都會變成眼淚。

從來都不是堅強狠心的人,雖然一直讓自己看起來是。從小到大,收集了一大堆沒辦法丟掉的物品,可能是朋友間的書信、上課傳的紙條、搭巴士的票根、生日收的禮物外的禮物紙等,嚴重時甚至會把糖衣帶回家丟在家裡的垃圾桶,因為我會莫名的覺得糖衣最後的生命是在家外度過的很可憐。所以,就算在極恨極受傷的時候,也沒能將與上一段戀情相關的任何東西丟掉。

我想就是因為這樣奇怪的情節,所以我沒有辦法接受被丟掉。就算最後選擇權在我,我也不知道我是否承受的了結果。

頭髮漸漸留成你喜歡的樣子,綁起來有個翹翹的馬尾。常常嫌我胖,現在也漸漸減重成當初剛在一起的那個樣子了。每天都會想起那些日子,早上趕著出門上班的你都會輕輕地親親我,並會為我留盞桌燈才離去。因此,就算獨自在陌生房間裡醒了,也不會覺得害怕。然而,現在每天都在自己的房間醒來,卻隱隱地覺得不安,擔心那些日子都是一場場的夢。

我也很討厭猶如絆腳石的自己。對你來說,我不該是這樣的存在。

風呼呼的吹,我聽見浪拍打崖石的聲音,我聽見家裡媽媽做飯的聲音,我聽到你撲通撲通的心跳聲。

撲通撲通,撲通撲通,可是我卻聽不見我的了。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憶是一種練習,也是一種能力。不知道是不是年紀漸大,或者是因為沒有工作的日子太鬆動,總會不經意地回憶起生命不同階段的事情。有時候是稚氣天真的初中生活,有時候是滲著淡淡苦味的高中日子,更多的時候是離家以後的青春記憶。

現實生活過的不如意,就會很容易陷入過去的記憶里。很多事情發生的當下,給予的感覺是非常直接和純粹的,快樂就是快樂、痛苦就是痛苦,但隨著時間的沖刷,它們留下來的感覺就會漸漸變了。之前覺得快樂的回憶,可能會變成現在痛苦的來源;當時覺得痛到不行的難過,迄今可能就會覺得感恩、覺得感謝。

當初看都不敢看的傷、拼命假裝遺忘的疤,現在成了我珍貴的回憶。回想起來,除了那些心痛和眼淚,我還看見了更多的溫暖和關愛。那些小心翼翼、那些請求、那些體貼、那些保護、那些為我而落的眼淚,我突然都能看的很清楚很清楚。甚至是連那些來自於我的傷痛,我都能看見了。在傷痛都結痂、疤痕變淡以後,我才明白它們承載的意義。

我鐘愛體積龐大的大象,並不是從小就開始的,而是第一次去木柵動物園時的事。是一見鐘情,就是那個瞬間,然後莫名其妙的就喜愛這動物了。我記得當時我站在大象的棲息地外看著它,周圍站了一些人,但我卻強烈地覺得它在看著我,甚至明白我。也許是巧合,但我更相信它聽懂了我的話,它伸出長長的鼻子打了招呼。我覺得它在微笑。本以為我喜愛的是那時候的回憶,但後來我慢慢知道我眷戀的是那種被了解的感覺。因為能被了解,所以知道要被守護;因為能被明白,所以能不離不棄。

一種暖暖的安全感。不管水多深、路多遠,我都能坐在背上穩穩地度過、穩穩地前進。

練習回憶,就像是受傷了做物理治療一樣,能讓人逐漸恢復本來的樣子。當快樂的回憶變成傷心的來源,反復回憶,痛感也會慢慢麻木,最後也就不難受了。痛苦的經歷,經過多次的回憶練習,就如我之前提及的,會發現那些苦難會成就現在的自己,會讓自己日益堅強,最後就會覺得感恩了。回憶擁有自我療傷的能力。

複頌這些道理,圖的就是希望自己能牢記。就算痛苦來臨、就算傷痛來襲,我必定會安然度過,必定會。所以,不要害怕,不要。

我應該不會再見到那一頭象了。但我知道,它會一直載著我度過每一次的深水、每一次的顛簸。帶著微笑,不離不棄。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光棍節剛過,我提醒了自己並不是一個人的,也謝謝你給我一顆定心丸。我不知道這顆藥的藥效能持續多久,但我不想擔心那麼多,我只想活在當下。

開始慢慢明白,戀愛真的不是一種簡單的遊戲。除了愛,好像還需要很多的技能才能延續和堅持下去。我們要對抗時間、距離、寂寞、不安、無助和疑心這些怪獸。一直以為要找到相愛的人很難,找到以後才發現要持續相愛更難。

我一直以為我很瀟灑,一直以為我自愈能力很棒。細想起來,才發現我都是藉由下一個人的陪伴和支持,才離開上一段的悲傷和苦痛。E阻斷了我兩年的單戀,仁陪我走出了被放棄的傷痛。我很感謝老天,總在我最難過時派來天使溫暖我,給我力量讓我重新快樂起來,讓我相信原來我值得被疼被愛被捧在手心裡。

我的悲傷埋在骨子里,看不見卻會隱隱作痛。

昨天將ipad和手機內的照片全匯入電腦,分門別類的整理一番。那時我才發現,雖然分隔兩地、雖然見面時間加起來應該也沒一百天,但迄今歷時三年多的感情卻累積了很多回憶。一起旅行、帶我看煙火季、逛博物館、吃吃喝喝看風景、一晚沒闔眼的照顧發燒的我、偷偷跑來我家門前給我驚喜、時刻關心嘉義的天氣提醒我帶傘、南下代表家人參加我的畢業典禮、給我做生日卡縫娃娃、夏天住你家時堅持給我開整天的冷氣、早上出門工作都會替我留盞燈、下班趕回家給我帶吃的、夜裡幫我蓋踢掉的被子等等,回憶多得讓我不禁懷疑仁是否不曾離開我身邊。

也許因為如此,此次真正的分隔兩地才會讓我如此躁動不安。

一直以來我都非常相信我的直覺,比起眼睛、比起耳朵,有時候用心感受的直覺更值得信賴。人的嘴巴會說謊,所以耳朵會聽到謊言;人會掩飾和演戲,所以眼睛會看到假象;所以,很多時候「心」帶回來的訊息更加接近真實。無論是散發給他人或是從他人那裡接受的,「感覺」都沒辦法偽造。就算是十萬八千里、就算是我沒辦法親眼目睹,可是我都能感受得到。

一把火,正忽明忽暗,正搖曳著。

縱使會被燙傷、縱使會卑微的被嘲笑,我也要努力守護它。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还记得当初出国留学时,写了一句“只有距离够远,才知道爱有多深”,来表达我对父母及家的深刻感受。如今毕业回国回家,我却有个牵挂留在千里之外的那座岛上。

“距离乘上时间,终究会知道爱有多深”,这是我最新的感受。我一直都不屑成为那种为爱情伤神费力的女生,但最近我却变成了那样的可笑的人。胡思乱想、患得患失、迷惘不安,也许这些词儿都很适合用在我的身上。

我一直都是一个拥有明确思路及方向的人,偶尔会迷失方向,但我很快就会让自己安定下来,沿着选定的方向走下去。所以,没有方向、没有目标,我将会变得很无措。

于是我开始思考,接着我开始发问,然后等待答案。但是,我的疑问、我的不安,就犹如抛入大海的石子,无影无踪。打破连日来的沉寂与等待,我以为我会得到一些线索及力量,最后其实只是一片迎面扑来的浪。浪花打在岸上,接着就回到海里,消失殆尽。

吵了闹了也哭过了,那就安静下来吧,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不哭不闹,不问不提,就让那无形的时间继续划过生命的每一寸,静候命运的安排、静候未知的未来。也许,这才是我最美的样子,纵使我本不是如此。

幸好回忆够长,还能继续滋养着我。将过去埋入土里、将回忆埋入土里,每日每日灌溉施肥,真心祈求,我想也许也能开出花果吧。

孤岛到孤帆,一望无际、摇摇摆摆、随波逐流。本是大海的孩子,怎会害怕这无穷无尽。只要不要盼望上岸,就能一直这样生存下去。

这样才可爱,纵使你本不是如此。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从小到大,我都是不折不扣的旱鸭子。大学时的某个夏天,曾跟着学姐到校内的泳池去消消暑,同时也冀望着能让我变成会游泳的“真鸭子”。但大半天泡在水里的结果则是,我连浮都浮不起来,自那时起我已认定自己是旱鸭子命。

对于水,我是又害怕又喜爱。因为不会游泳,所以多少都有些怕水。水深只要压过心脏,就会开始恐慌进而拼命抓着周围的人。但是,水底下的宁静却有种魔力,让人完全平静下来。曾经试过把脸浸入水盆,也曾鼓起勇气整个人沉入水底。对于现在无时无刻都能接受讯息、时刻都能连上全世界的日子来说,静的什么声音都听不见的水下世界真是个世外桃源。

最近烦恼好多,却找不到能说的人。于是,我的心拼命地跟我诉说所有所有的心事。日夜都说着,梦里也是。我知道我正度过生命的低潮期,我刚毕业,我刚回国,我正转换所有的生活模式、态度、习惯、圈子。我期待、迷惘、喜乐、挣扎。其实留台生活五年,因为独自在外流浪,得面对衣食住行柴米油盐等现实问题,我也以为我已经变得现实和生活化。回来以后,面对单调的日子,沉淀、检视、与自己对话,然后开始写字,我才发现我还是原来的我。那个敏感、拘泥、瞻前顾后的我,值得庆幸的是,不再那么悲催。

各种大小烦恼,像海浪般袭来。因此,不会游泳的我,却感受到了被水淹过头顶的窒息感。我知道我不会真的溺毙,我知道这些烦恼都只是小事,等三十岁的我回头看看现在的我,肯定会觉得此刻无比可笑。我不想那么幼稚,可是我的心却不肯安静下来。

我正在挣扎。努力地挣扎,想给自己一片陆地。

也许我真的是渴望改变。我想改变发型、髪色、指甲的颜色、变白、变瘦。我想改变思考的方向、生活的态度,甚至是快乐的感觉。我想浴火重生,我想重新开始。然而,手中漂亮的玻璃樽子,却怎么也不舍得打破。沉甸甸的玻璃樽子,沉重却珍贵,若掉了我直觉就再也找不回了。

我从异地归来,却在自己的城市迷了路。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