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9日      星期六

      窟窿有多深,我望不見。往裏面灌水,一整個太平洋也許都填不滿那深淵吧。

      大一下也開始了好久。生活就這麼一眨眼過去了,怎麼過的、做了什麽,似乎記不太清楚。就這麼讓時間流走、就那麼讓自己活下去、就怎麼讓生活繼續。該做的事就列一張表,逐一完成。我就像朵努力綻放的花朵,很努力很努力,但究竟爲了什麽而盛開,我不知道。如果用盡力氣努力綻開一次,之後是不是就能凋落,就算看起來很可憐、很落寞,也沒關係?能不能。

      找不到立場、找不到資格、找不到位置、找不到理由。找不到。剩下的,僅有這些。

      我還能付出的,就只有深夜里的淚水。好想說聲對不起,卻發現怎麼也喊不出那句話。反復聽著這首歌,眼淚禁不住的一直落下。問我爲什麽還會哭,我也找不到原因。生活里再也看不到那些殘影,也找不著那些零零碎碎的過往,能沾上一點點邊的所有都被藏了起來。然,一個不小心,覺得累了、覺得辛苦了,所有圍牆、所有防堤、所有自以為牢固的努力都會消失。已經看不是與非、對與錯,有的只是滿滿的難過。僅僅難過,其他什麽都沒有了。

      都沒有了。

      看著那些可怕的天災人禍,感覺世界似乎就要末日了。我好想回家。很想念媽媽爸爸,每個星期不知道打多少次電話回家,只有聽見家人的聲音才知道現在的堅強和努力,究竟是爲了什麽。才會記得我是他們的寶貝,并不是一個人活著的。世界會不會在我還來不及回家時就消失了,會不會在我還來不及和你過一次我的生日就結束了,會不會在我還來不及看你一眼就毀滅了。那片海究竟得為我承受多少的遺憾、多少的來不及。我不知道。我只是,突然好想好想回家。

      每一個說不想談戀愛的人,心裡都住著一個不可能的人。忘了從哪看見這句話了。所以,請不要再問我任何一個我無法回答的問題了。再問一百次、一千次,我也沒有答案。

      這幾天嘉義都好冷、都飄著雨。台北也一樣,是嗎。

 

 

 

 

 

 

你一定要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ki.Qi 的頭像
Suki.Qi

走路到巴黎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