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日     星期四

康姐說今天不用拖地,所以今天上班不知道能做什麼。殊不知,現在正是不能讓自己閒下來的時候。最後,還是來寫寫文字吧。很多事,無法用言語說出口。但願能化為文字,讓自己好過一點。

眼淚一直不聽使喚。曾經,我以為我已經把一輩子的眼淚流光了。

也許,真的是應該相信報應這回事。沒有什麼誰該怪罪,沒有資格責問老天,這是該還的債。連本帶利嗎?我想是的。看得見的傷,會流血的痛,痊癒的快,也痊癒的徹底。看不見那些,因為看不見,所以更能肆無忌憚的侵蝕、撕裂。比起沉在水裡,青春的氣息更讓我感到窒息。我開始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了。邁入2字頭了,真的很看不起自己還像個小女生一樣哭哭啼啼。

連自己都鄙視自己。還奢望誰重視。

暑假真的快到了。炎炎夏日究竟是怎麼樣的?好想念我的家。這幾天都不敢打電話回家,很害怕聽到媽媽的聲音,會受不住大哭一場。聽見哭聲,沒有人會比媽媽來的擔心。炎炎夏日,眼淚是不是能蒸發的快一些?說好了不哭,我真的想不哭。真的想。有沒有一種藥,吃了能讓眼淚都消失。有時好想任性的回家,就將台灣的兩年當成夢一場。可是我知道我不行。

好想說,我討厭夏天。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走路到巴黎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