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日  星期五

前些時候想寫一篇關於末日的文章,想支持一下老友。但反復想了好幾天,一直問自己,末日是什麽。我甚至問了自己一些很蠢的問題,例如“假如明天是世界末日,你最想做的事是什麽?”或者"假設有機會乘上若亞方舟,你會想活下來嗎?”一直努力模擬問題裡的情況,想勾勒出屬於我的世界末的樣子。努力了好久,最後我的結論卻是:不知道。

不知道。我不知道末日是什麽樣子。

也許是因為年紀越來越大的關係,有太多不確定成份的問題我都不會思考了,也無法思考了。從高中開始,就知道自己的骨子里住了一個林黛玉,讓人擔心又常累了自己。長大后的我,很努力的把她關起來,很努力的保持快樂,當一個不會讓人擔心又很堅強的毛妹。漸漸的,我學會了不會杞人憂天,學會了所謂的“不要想太多”。這些漸漸以及那些消失的“憂愁”,不知道會不會讓我也是去了最真實自己呢?其實,我堅持我從來不曾“想太多”,我只是比較敏感、想的比較長遠又細膩而已。

就是這些努力,加上隨著歲月漸漸長大,所以我不知道所謂的末日會是什麽了。或者說,該是什麽了。

寒假回了一趟家。已經一年半沒回家了,所以回家時給家裡買了不少吃的以及小朋友的禮物。滿滿的一箱食物,心裡想著的是:媽,這一次過年我先幫你辦了點年貨。兩年了,我錯過了兩此農曆新年。兩年沒和家人吃團圓飯,兩年沒陪媽媽一起迎接新年。還記得回家前和媽媽通電話,媽媽說了一句“等你回來陪我去買東西啊”,一股暖流湧上心頭。

等我,一個多麼溫暖的詞。

回家以後,重新習慣及記著我家的新樣子,還有認識家裡的小瓜。在家裡總被雙小手牽來牽去,一會兒拉著我去看魚,不久又要我抱著去看天空的小鳥。聽她“表姨表姨”的叫我,整顆心都會甜的融化了。宇宇也念一年級了,已經背得起重重的書包去上課了。但現在的小學老師似乎沒什麼愛心,似乎都用藤鞭來教育我們的下一代。我真的不想我們的下一代在一條一條的藤鞭印跡中被教育、在一串一串夾帶著害怕的眼淚中長大。

然後,我還見了一些朋友。知道嗎?時間是個無形的大篩子,隨著時間的流逝一直努力篩掉一些什麽,并留下一些該一輩子保存的東西。

我真的很愛回家。可是真的不喜歡再度回到宿舍后那種落寞的感受。那是種折磨。

家,真的是一個很神奇的地方。那裡總有等著你回去的人,不分日夜,他們都在等著你、都在關心著你。不管離開多久、家變成什麽樣子,那裡永遠都有一個屬於你的位置。很感謝老天,讓我擁有一個完整的家。雖然不富有、不顯赫,卻是最愛我的。

也許。

也許是因為我的世界有你們,我的未來有你們在等待,所以我不能擁有末日。我不能想像、不能假設沒有明天,因為你們還在未來等我。

沒有人知道此時的我有多麼的想待在你們身旁。

 

請原諒我沒有末日。

 

 

 

  

溫暖的不是如夏般的陽光,而是有愛的心。

  


創作者介紹

走路到巴黎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