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6日   星期二

我好累,但卻失眠了。身心疲憊,重重的眼皮卻不願意合上。我想,應該是下午那盒三十六法郎的關係吧。不知從幾時開始,我已對咖啡不再有抗體。記得高中時,就算喝了最濃最苦的黑咖啡,我還是能倒頭就睡。才過幾個365天,我卻也敗在咖啡因手下了。

沒有永遠的抗體,沒有戒不了的習慣。你一直以為離不開的什麽,或是無法割捨的什麽,其實只要微微的撒上一些時間,一切就會雲淡風輕、明媚起來。那時候的你,也許會疑惑陽光怎麼那麼燦爛,世界怎麼那麼美麗。而你,怎麼可以輕的快飛起來。

不要著急。沒有永遠的悲傷,一切終究會好起的。

有人告訴我,溶化在血液里的那些點滴是不會消失的。從大一開始,就一直很努力地適應生活、延續生活。新生活就猶如一片大海,我這旱鴨子就被成長狠狠的拋進了海裡。我花盡了所有的時間學會如何游泳、如何生存,畢竟活下去是最重要的事。至少當時的我是這樣認為的。在真的活下來的以後,我漸漸發現遺失了最初屬於我的那些本能了。我似乎和大海做了交易,以那些僅屬於我的、特屬於我的魔力換取了活下去的那口氧氣。

和惡魔交易,交換的是整個靈魂。和大海則不用,只需將靈魂打碎交出其一就好。但這並沒有好一點,因為靈魂不再完整,將無法辨識自己。

我討厭生活。我討厭爲了生存下去、爲了順應環境,使自己變得不再像自己、忘了長成自己該有的樣子。爲了生活忙碌、奔波,機械式的翻過所有日子,最后才發現“我不應該是現在這個樣子的”。大人世界的遊戲規則我不懂,但卻也在不知不覺中成了游戲裡的一員。不知不覺,自然的就陷了進去。這就是所謂的現實,嗎。

向日葵被種在大漠中,是否會像仙人掌一樣長出刺來呢。我一直以為我能是株仙人掌,但似乎我只是株錯落根在大漠里的向日葵吧。一直以為自己能活下去,殊不知即將在烈日及沙粒中乾枯、死去。也許只要回到屬於自己的地方即能翠綠生長,但我卻留戀那沙地與熾熱。我已分不清我是長得像向日葵的仙人掌,還是像仙人掌的向日葵了。

咖啡因敲醒的不是我疲憊的大腦,而是我那有缺陷的靈魂。

 

 

 

走失了。

 

 

 

創作者介紹

走路到巴黎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