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0日    星期六

又一個半年沒有寫部落了。好久的半年,都忘了用心排列文字、挑選用詞的感覺是什麽了。直到昨天中午上班時幫單位發新聞稿,一直反復修改稿內用詞及低聲念讀句子。那一刻我有種“重逢”的感覺,讓我憶起好久好久以前的那個我,那個對自己的一字一句都十分重視的那個我。

 

開學一個月了,“才”一個月。大三真的有小小的辛苦,一個月內做了好多事。沉浸在作業和壓力海里好似好久好久了,一天接著一天,讓我都快忘了時間的存在。偶爾抬頭喘口氣時才發現時間過得好慢好慢,讓我不禁想問:是不是有個誰把這個世界的大時鐘弄壞了呢。一個月內要準備好多事、完成好多事,也因此讓我發現自己真的很不足。還有兩年就要踏入職場了,這些缺陷讓我有些驚恐。專業不足、語言能力弱,能有我立足的地方嗎?但,不論多害怕,也沒有回頭路可循,也只能勇往直前了。

 

希望接下來的日子能如品酒一般,先苦後甜。

 

與文字失聯的半年以來,發生了好多好多事。有喜有悲有樂有愁,無法道盡也無法輕易忘懷。還記得高中時期那個總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我,常常嚷嚷自己骨子裡住了林黛玉,所以愛哭又悲觀。距離18歲也好幾年了的此時此刻,我還是有同感。快樂的事情很容易就忘了,讓人愁雲霧雨的那一切怎麼努力的擱置、捨弃,卻都會在生活、在心上遺下些些的殘影。被划了一刀,就算痊愈了仍會留下淺淺的疤痕,縱使淺的看不見卻也不能否認其存在。我想,說的就是這樣的事吧。花落流淚,花亡葬花。那哭過以後,死掉的記憶是不是也該被埋起來呢?

 

沒有菊花、沒有南山、也沒有歸巢的飛鳥,但我與陶哥的心境是一樣的。

 

憋氣沉入水中,水底安靜的只聽見自己的心跳。雖然怕水,卻無法自拔的愛上了那份寧靜。

 

我想這樣一直安靜的活著。靜靜地,靜靜地,靜的以為自己消失了一樣。

 

 


 

總會過去。

 

創作者介紹

走路到巴黎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