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時間縫隙里、在人與人擦肩的距離里、在一個又一個笑容背後、一句接著一句的話底下,安靜的難過。

不是愛逞強,是真的無法再別人面前表現懦弱、表現悲傷。大樹當久了,忘了小草是如何彎腰、如何倚著樹蔭生活。陽光逐漸褪去,就算葉子枯盡,我想我也能筆直的立著,直到失去最後一點力氣。

比起文字、比起口說的一字一句,我更相信我的心、我的直覺。不說出口,並不代表沒有發生;看不見,不代表不存在。

沒關係久了,就無所謂了。

就算再痛,也能笑著說我可以。

 

再見了,我的最後一個夏末。

 

 

創作者介紹

走路到巴黎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