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身心疲憊不堪。體力上勉強還應付的來,心理的壓力卻已逼近極限。對很多狀況或意外同時發生的情況已經不陌生,總是堅信著一切都必定會化險為夷、雨過天晴,但一直重複緊繃放鬆緊繃放鬆的心,開始有種無法言喻的沉重感。伸縮性再好的橡皮筋,也總有個最大彈性限度。

一再往崖邊逼近,不知還能撐多久?

初冬以來,都愛在學校內走走、散散步,讓積再內心深處的壞情緒得以抒發和沉澱。我找不到那些壞東西的出口,在冷天中沒有目的、沒有思考的走著,總能讓我得到一絲的平靜。冬天好冷,冷得我直發抖,穿的再厚也抵不了那直達心門的冷。這樣的日子初開始時,我總還會想念那暖心的溫度及那令人安心的肩膀和胸膛。隨著日子的流逝及低溫的襲擊,那樣的記憶卻像上了層霜一般,逐漸模糊。

那些畫面變得像夢一般。一場很長很長的夢。

和夢境唯一不一樣的是,那絞心的痛並不會隨著所謂的夢醒時分而消失,卻反倒更強烈。

經過這幾年生活的磨練及洗練,我唯一不變的即是逞強。對我而言,逞強並不是個壞事或貶義詞,因為她,強迫了我戰勝了許多挑戰,也在我極想放棄時逼著我堅持下去。我就是這樣一個我啊,我怎麼能脆弱、能不堅強、能不勇敢呢?就算雙臂被撕下來,我也會笑著告訴你們:沒事,我撐著呢。

我沒有脆弱的理由,我沒有軟弱的時候。

如今,更加沒有能讓我懦弱下來的藉口了。天已不再,我只能隻身面對整個無限黑暗的宇宙。

知道嗎?我一定可以。

一定可以。

 一定一定可以。

 

 

一定可以不哭。

 

 

 

 

 

 

 

 

 

 

創作者介紹

走路到巴黎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