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節過了。沒有答應過的聖誕大餐、沒有溫暖大手和擁抱、連一句聖誕快樂都沒有,所以我不得不討厭聖誕節。寧願一個人在家吃泡麵,也不願和女孩們聚餐。

越熱鬧,越覺得孤單;越熱鬧,分離的感覺越強烈。

分道揚鑣是不在計劃內的,但卻逐步走向離別。一直隱隱覺得似乎已經無法再前進,試探性的詢問得到了預料中的答案。有時候想想,如果當初能再堅持一點點,結局是不是會不同?曾經有想不顧一切的跑到你面前,再討一個擁抱,但我知道那樣的卑微也許會再換回一道傷疤,所以再也無法允許自己那樣做。

非常清楚堅持不下去以後,愛也無法立即停止,這是怎麼樣的一種痛呢?

這幾天過的很惶恐,一直害怕別人提起一丁點和你有關的事。哪怕一丁點,我都害怕會無法控制的崩潰。很努力很努力的築起厚厚的墻,把悲傷藏起、把脆弱藏起、把傷痛藏起,把那些一直寄放在你那裡的情緒統統藏起來。這些年以來,能一直那麼堅強、那麼能幹、那麼勇敢,是因為心裡有一個你在撐著。中心的支柱抽掉以後,我不知道我還有多少能力、多少力量撐起現在的一切。

我很驚慌,但是我不能被任何人知道。沒有人可以看見我的懦弱。

那個抱著你放聲大哭的夜晚,曾經是我覺得最溫暖的夜,但現在卻是最痛的一道記憶。

見過那樣的我,你怎麼能捨得讓我再出去流浪。

 

 

再也不會相信所謂的愛。

創作者介紹

走路到巴黎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