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到大,我都是不折不扣的旱鸭子。大学时的某个夏天,曾跟着学姐到校内的泳池去消消暑,同时也冀望着能让我变成会游泳的“真鸭子”。但大半天泡在水里的结果则是,我连浮都浮不起来,自那时起我已认定自己是旱鸭子命。

对于水,我是又害怕又喜爱。因为不会游泳,所以多少都有些怕水。水深只要压过心脏,就会开始恐慌进而拼命抓着周围的人。但是,水底下的宁静却有种魔力,让人完全平静下来。曾经试过把脸浸入水盆,也曾鼓起勇气整个人沉入水底。对于现在无时无刻都能接受讯息、时刻都能连上全世界的日子来说,静的什么声音都听不见的水下世界真是个世外桃源。

最近烦恼好多,却找不到能说的人。于是,我的心拼命地跟我诉说所有所有的心事。日夜都说着,梦里也是。我知道我正度过生命的低潮期,我刚毕业,我刚回国,我正转换所有的生活模式、态度、习惯、圈子。我期待、迷惘、喜乐、挣扎。其实留台生活五年,因为独自在外流浪,得面对衣食住行柴米油盐等现实问题,我也以为我已经变得现实和生活化。回来以后,面对单调的日子,沉淀、检视、与自己对话,然后开始写字,我才发现我还是原来的我。那个敏感、拘泥、瞻前顾后的我,值得庆幸的是,不再那么悲催。

各种大小烦恼,像海浪般袭来。因此,不会游泳的我,却感受到了被水淹过头顶的窒息感。我知道我不会真的溺毙,我知道这些烦恼都只是小事,等三十岁的我回头看看现在的我,肯定会觉得此刻无比可笑。我不想那么幼稚,可是我的心却不肯安静下来。

我正在挣扎。努力地挣扎,想给自己一片陆地。

也许我真的是渴望改变。我想改变发型、髪色、指甲的颜色、变白、变瘦。我想改变思考的方向、生活的态度,甚至是快乐的感觉。我想浴火重生,我想重新开始。然而,手中漂亮的玻璃樽子,却怎么也不舍得打破。沉甸甸的玻璃樽子,沉重却珍贵,若掉了我直觉就再也找不回了。

我从异地归来,却在自己的城市迷了路。

創作者介紹

走路到巴黎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