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是一種練習,也是一種能力。不知道是不是年紀漸大,或者是因為沒有工作的日子太鬆動,總會不經意地回憶起生命不同階段的事情。有時候是稚氣天真的初中生活,有時候是滲著淡淡苦味的高中日子,更多的時候是離家以後的青春記憶。

現實生活過的不如意,就會很容易陷入過去的記憶里。很多事情發生的當下,給予的感覺是非常直接和純粹的,快樂就是快樂、痛苦就是痛苦,但隨著時間的沖刷,它們留下來的感覺就會漸漸變了。之前覺得快樂的回憶,可能會變成現在痛苦的來源;當時覺得痛到不行的難過,迄今可能就會覺得感恩、覺得感謝。

當初看都不敢看的傷、拼命假裝遺忘的疤,現在成了我珍貴的回憶。回想起來,除了那些心痛和眼淚,我還看見了更多的溫暖和關愛。那些小心翼翼、那些請求、那些體貼、那些保護、那些為我而落的眼淚,我突然都能看的很清楚很清楚。甚至是連那些來自於我的傷痛,我都能看見了。在傷痛都結痂、疤痕變淡以後,我才明白它們承載的意義。

我鐘愛體積龐大的大象,並不是從小就開始的,而是第一次去木柵動物園時的事。是一見鐘情,就是那個瞬間,然後莫名其妙的就喜愛這動物了。我記得當時我站在大象的棲息地外看著它,周圍站了一些人,但我卻強烈地覺得它在看著我,甚至明白我。也許是巧合,但我更相信它聽懂了我的話,它伸出長長的鼻子打了招呼。我覺得它在微笑。本以為我喜愛的是那時候的回憶,但後來我慢慢知道我眷戀的是那種被了解的感覺。因為能被了解,所以知道要被守護;因為能被明白,所以能不離不棄。

一種暖暖的安全感。不管水多深、路多遠,我都能坐在背上穩穩地度過、穩穩地前進。

練習回憶,就像是受傷了做物理治療一樣,能讓人逐漸恢復本來的樣子。當快樂的回憶變成傷心的來源,反復回憶,痛感也會慢慢麻木,最後也就不難受了。痛苦的經歷,經過多次的回憶練習,就如我之前提及的,會發現那些苦難會成就現在的自己,會讓自己日益堅強,最後就會覺得感恩了。回憶擁有自我療傷的能力。

複頌這些道理,圖的就是希望自己能牢記。就算痛苦來臨、就算傷痛來襲,我必定會安然度過,必定會。所以,不要害怕,不要。

我應該不會再見到那一頭象了。但我知道,它會一直載著我度過每一次的深水、每一次的顛簸。帶著微笑,不離不棄。

 

創作者介紹

走路到巴黎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