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懸崖邊,前面是那雙溫暖的手,後邊是深不見底的大海。我面臨抉擇,是要頭也不回的往前走,還是掉下懸崖,順著浪波回家。

好友說,愛情在當下,不在過去,也不在未來。我不完全認同,愛情當然在當下,卻也從過去走來,也生在未來里。緊緊握著了現在,卻知道走不到未來,那這一份確定沒有未來的愛,只是在累積悲傷而已。所有的回憶都會變成難過的泉源,所有的快樂都會變成眼淚。

從來都不是堅強狠心的人,雖然一直讓自己看起來是。從小到大,收集了一大堆沒辦法丟掉的物品,可能是朋友間的書信、上課傳的紙條、搭巴士的票根、生日收的禮物外的禮物紙等,嚴重時甚至會把糖衣帶回家丟在家裡的垃圾桶,因為我會莫名的覺得糖衣最後的生命是在家外度過的很可憐。所以,就算在極恨極受傷的時候,也沒能將與上一段戀情相關的任何東西丟掉。

我想就是因為這樣奇怪的情節,所以我沒有辦法接受被丟掉。就算最後選擇權在我,我也不知道我是否承受的了結果。

頭髮漸漸留成你喜歡的樣子,綁起來有個翹翹的馬尾。常常嫌我胖,現在也漸漸減重成當初剛在一起的那個樣子了。每天都會想起那些日子,早上趕著出門上班的你都會輕輕地親親我,並會為我留盞桌燈才離去。因此,就算獨自在陌生房間裡醒了,也不會覺得害怕。然而,現在每天都在自己的房間醒來,卻隱隱地覺得不安,擔心那些日子都是一場場的夢。

我也很討厭猶如絆腳石的自己。對你來說,我不該是這樣的存在。

風呼呼的吹,我聽見浪拍打崖石的聲音,我聽見家裡媽媽做飯的聲音,我聽到你撲通撲通的心跳聲。

撲通撲通,撲通撲通,可是我卻聽不見我的了。

創作者介紹

走路到巴黎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