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日     星期三

六月到了。令人窒息的五月就這樣消失了,不知道這六月是否能帶來重生。但這我的六月,開始的有點糟。人們總冀望著一個結束能帶來美麗的開始,假若,這個開始有點殘敗,我們又該如何面對?是要告訴自己:"沒關係,暴風雨後就會有美麗的彩虹",還是"當夜幕最黑的時侯就是太陽即將出現的時候"。這是另一種自欺欺人嗎?還是自我安慰。

滴滴答答,我聽見的是雨聲,還是眼淚落下的聲音。

最近的生活好糟糕。功課拖了又拖,課翹了一堂又一堂。好想說我真的不想的,可是卻找不到原因來原諒自己。問我怎麼了嗎?我不知道。好多事情等著我去完成,我卻將所有都擱著,把時間花在悲傷和眼淚上。找不到讓自己的好過的辦法,只好讓淚水在臉上縱行。我最討厭這樣懦弱的自己,這是這樣的自己卻是最有力量的。比起開朗、比起三八、比起驕傲,我的悲傷是最有力量的。沒有任何的其它能阻止得了悲傷。曾經說過,我的悲傷是長在骨子裡頭的,看不見、拔不起、抓不著,卻深根蔕固。悲傷不曾消失、亦不會消失,它只是伺機出現而已。

如果可以,請給我只有我一個人的天涯和海角。

我好想念那隻大象。只有大象,才能背我走過這些泥凝沼澤吧。


 

 

 

六月天。

創作者介紹

走路到巴黎

Suki.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